最后的欢愉第十二集周国荣的秘密 作者:老家阁楼
精彩小说网
精彩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小说排行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精彩小说网 > 推理小说 > 最后的欢愉  作者:老家阁楼 书号:42798  时间:2017/10/25  字数:8568 
上一章   第十二集 周国荣的秘密    下一章 ( → )
  又坐到杨梅宽大别致的办公室里,但每次上来的心情各有差别,而这次尤其让小章兴奋。

  傅强心事重重,小三的调查结果让他反而对自己之前的一些推理不清晰起来,最主要的是,证实了杨梅是潜入诊所之人,但是诊所到底失窃了什么,他们还一无所知。在这么被动的情况下,如果当面提起来,又是面对杨梅这样的人,会不会反而让自己阵脚了、显得调查草率,能力不足呢?

  杨梅忙碌地上下待一番,推迟了几个预约,终于回到办公室来,面带歉意地说:“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没关系,杨老师,那么我们就开始吧,”小章说。

  “请问吧。”

  “好的,昨天你被送到医院之后,我们对你的汽车作了检查,发现制动系统被人为破坏,导致不能有效刹车,所幸你施措正确,避免了更大的事故,那么,请问,你昨天为什么会去龙山顶?与谁接触过?你知道是谁破坏了你的车子吗?”小章按子本子上列好的问题一条条提出来。

  杨梅低下头思考了一会,说:“我去龙山顶是应约见张文远,就在于我小叔子,我也只和他接触过,至于是谁破坏了我的车子,我没见到,也不清楚。”

  小章微笑一下,继续问:“你们的谈话内容可以透么?据说你们曾发生争执,你离开的时候是非常不愉快的,你觉得破坏你车子的人有可能是张文远么?”

  “他约见我是想让我将忠轩公司的三成股份转卖给他,我拒绝了,因此不愉快,不过,我和他一直呆在一起,他应该没有时间去破坏我的车子。”

  杨梅的回答非常得体,滴水不漏,小章倒是不太明白,她好象有意维护张文远。以她的智商应该能想到,这种维护是没用的,他们很容易就能调查出来。但是谈话还是得顺着话头继续下去。

  “杨老师,你是否知道,张文远有可能要谋害于你?”

  “不知道,为什么呢?”杨梅出疑惑的表情。

  “他觉得如果你死了,股份自然就回到他手上,并且不花一分钱,这个道理充分么?”

  “不充分,因为我很了解他,文远虽然性格鲁,脾气暴燥,但是人品不差,胆子也小,杀人放火的事,我估计他不敢,再者说,他有心要用这种方法夺得股份的话,何必三番两次提出要购买我手里的股份呢?”杨梅微笑着回答,并且理由十分让人信服。

  “那么,我可以告诉你,破坏你汽车的人正是张文远,是他指使保安做的,昨天晚上在你出事三个小时后,他投案自首了,如果你打算控告他,他会获罪入狱。”小章不得不抛出真话。他与杨梅的锋有些招架不住。

  杨梅出惊讶神色,说:“真是他干的?我估计他是一时气头上才吩咐保安的吧,如果他真的要我死,不至于出如此拙劣的手段,事后还吓得去自首,这点我不奇怪,我说了他胆子小嘛。”

  “那么,你知道他为什么会三番五次要求购买股份遭到你拒绝之后,还再一次找你提出要求么?”

  杨梅笑了,笑得很自然,傅强在一旁认真观察也没看出破绽,杨梅笑着说:“他自首的时候没有跟你们说吗?他很有想象力,竟然认为我与周医生合谋害死了我公公,事实上,我公公是死于心肌梗的,可是他认为我是得益人,本来不应该得到遗产,因此获得了想象力。”

  “我们还想知道一个你可以拒绝回答的问题,你公公的遗产里,为什么你放弃了更大的一笔,就是龙山顶娱乐中心的股份,而选择了价值大大小于它的黄金呢?”小章看着本子上已经没有问题了,只好想起这个来问。

  杨梅依然微笑着说:“我不会拒绝你们的任何问题,呵呵,这个问题很简单,我坚持持有忠轩建筑的股份,是因为我还不放心完全交给文远,他还不够成,等时机成,他不找我,我也会将股份给他,而娱乐中心的事业不是张家的主营事业,我对此不感兴趣,我要求黄金是因为我需要一些现金,我计划这一两年移居国外做研究工作,我丈夫已经不在世了,我也不想再留在国内,毕竟我从事的研究工作在国外会有更大的空间。”

  傅强在听着他们的一问一答里,脑子却一想在琢磨刚才的问题,如何才能在诊所失窃案上找回主动权,如果没有主动权,他宁愿暂时将这个问题押后,不过现在看来不必了,他刚刚脑子闪过一个有些冒险的想法,他想从这个问题中切入,之后再随机应变吧。

  小章心里却是在琢磨另一种可能,杨梅一再强调张文远不敢杀人,胆子小,会不会正是她心虚的表现,怕因此真的牵出她担心的事情来,她和张文远一样,都不希望有警察介入,最好自己解决。既然话题到了这一步,干脆将假设猜测之类的也扔出去“杨老师,我觉得既然张文远认定了你和周国荣有可能合谋害死了他父亲,会不会因此怀恨在心,要实施对你们的报复行为,首先他制造了车祸杀死周国荣,然后再伺机对你下手?因为周国荣发生车祸的地点与你车祸地点相近,并且手法相似,还都是从龙山顶下来。”

  杨梅一怔,深思半天,有点吃惊地看着他们,说:“你们怎么会认为周医生的死和文远有关呢?假如他要报复,应该是先找我啊,我才是最大受益人嘛,并且我死了对他还有好处,是吗?”

  傅强这时不再沉默,他觉得是时候转个话题了,决定冒险切入:“杨老师,小章说的也不过是我们的一种假设,其实周国荣的案子可能还会更复杂,因为我们发现周国荣诊所在被我们封存的时间里,被窃了,我上次听你提过,说周国荣与你一起在合作一篇论文,那么,他应该有大量的研究资料才对,可是我们在后来的检查中,并没有发现这些资料。”

  小章吃惊地看了一眼傅强,他很清楚,他们并没有去检查过什么研究资料。

  杨梅听出了话外之音,笑着问:“傅警官的意思是觉得我潜入诊所盗取了周医生的研究资料吧。”

  傅强忙说:“你误会了,我只是觉得你应该了解这些研究的东西,或许清楚还有谁对这个感兴趣,说不定与周国荣之死有关系。”

  杨梅站了起来,说:“在医院的时候,我不是说有东西给你们看吗?请等等。”杨梅走到书柜边,打开下面的柜子,抱出一摞贝塔带子,堆到桌面上,指着它们说:“这,就是周医生诊所里失窃的东西,当然我不认为要用到‘窃’字,因为这是我们这些年的共同研究资料,一会我给你们看看就明白了,没错,进入诊所的人正是我,当然,我也是情非得已,原因么,我要慢慢与你们说,你们会听到一个很有趣的故事。”

  “愿闻其详,”傅强微笑着道,他的冒险成功了,其实这种冒险胜算蛮大,因为当他从小三的调查结果里,知道潜入者确定是杨梅后,就联想到杨梅最希望从周医生那里得到的,要么是合谋证据,要么就是学术资料了,如果是合谋证据的话,问与不问都结果一样,她不会承认,如果是学术资料,她就不会隐瞒。

  “周医生是一个典型的学术狂热者,他对学术的研究胜过于生命,虽然他是学西医的,但是他更热衷于心理学研究,当我们在国内重新碰到的时候,由于我是心理学科毕业的,他便经常找我聊天,谈论心理学领域的难题,后来我们在一个话题上碰撞到了一起,就是那个论题《无意识本源》,他对此非常投入,翻阅了大量书籍,还亲自去监狱接触罪犯,与他们聊天收集第一手材料。

  周医生对学术研究的狂热真正表现还不是在这里,我之所以用‘狂热’来形容他,是因为没有比这个更适合的词了,他可以牺牲一生的幸福来完成他的研究。”

  杨梅最后一句话让傅强和小章非常感兴趣,俩人不约而同坐直了身子,第一次,这位神秘的周国荣终于要真实展现在他们面前了。

  杨梅继续说:“还记得我说过,周医生将小燕娶回家研究么?那不是玩笑话,是真的,有一天,周医生找到我,他告诉我一个决定,让我非常的意外和吃惊,我第一反应是表示不支持,因为,那毕竟涉及了三个人的幸福,并且,每个人都会因此改变一生命运,最主要的是,这种改变只能是伤害。”

  周国荣是在晚上找到杨梅的,就在杨梅的办公室里,他告诉杨梅一个重大的决定。

  “我向郑小燕求婚了,并且,她答应了我。”

  杨梅长久地盯着他“国荣,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周国荣脸上只看到喜悦的光彩,这让杨梅非常担心,他感觉到了她的担心,解释说:“只需要给我三年的时间,我一定能让我们的论文完善起来。我们将有一个活生生的案例,我会让小燕成功从显意识里导出潜意识的行为,当然,这还不够,当她导出这种行为之后,我还要治好她,让她的潜意识行为重新从显意识里打回到本来的地方去,这一进一出,我们的论文一定会在国际上引起巨大轰动的。”

  看着神采奕奕,激动高昂的周国荣,杨梅坐不住了,她坚决地说:“不行,国荣,我不同意你这么做,你这样会毁了你自己,还有郑小燕,并且,还毁了你爱的人王笑笑,你知道她也是爱你的。”

  “这个我知道,也许成功的那一天,我会和郑小燕离婚娶笑笑的,我知道她一定会等到那一天的,”对这个问题,周国荣毫不担心。

  “国荣,你疯了,你这样是不道德的,你害了两个女人的一辈子啊,我也是女人,我了解婚姻对女人犹如生命,”杨梅的话说得很重,她不愿意看到自己尊敬而有才华的师兄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杨梅,你错了,什么叫道德,如果我们的论文成功,它可以挽救千千万万个行为不当的人,将他们拉回到正常的显意识里来,这才叫道德,任何伟大的事业总是要有一小部分人作出牺牲的,”周国荣极为顽固,看来他对这个决定也是有过深思虑,甚至连说服杨梅支持的话都想好了。

  杨梅沉默了,她见过很多作出伟大自我牺牲的学者们,她了解这些人的想法,他们有自己坚定的理想和信念,人类正常的情感与牺牲对他们而言,是微不足道的,他们的着眼点更高更广也更远,这种人永远只是少数,也是异类,而人类的每一次进步,从来都有这些异类们的身影昴傲其中。

  “杨梅,可能很多人会觉得凡高的无情,罗素的寡义,苏格拉底的薄恩,但是,试想一下,如果人类历史中从来没有出现过他们,这世界会多么苍白,多么迷茫…”周国荣眼神里泛起向往而崇高的光芒,脸上红涌,仿佛他心目中的峰顶就近在眼前,只要他伸出一只手,便可摘下那峰顶树干上的人的红苹果。

  “国荣,”杨梅无可奈何地作最后一丝努力“如果一定要有人为此牺牲,你何不选择王笑笑呢,毕竟你们深爱对方,这样牺牲的人就少了一个,你,放过郑小燕吧,她们毕竟是普通人,无法理解你的理想和信念,她们的牺牲太无辜。”她几乎是恳求地语气对他说。

  “不行,”周国荣断然拒绝“王笑笑的性格太极端,在她身上得出来的经验和数据毫无难度和深度,你说她们的牺牲是无辜的,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她们的牺牲又何尝不是伟大而辉煌的呢?你放心,如果我们成功了,历史会记住她们的。”

  “错了,”杨梅感到心力瘁,有气无力地说:“历史永远不会记住配角的牺牲,历史只会记住你的贡献。”

  “也会记住你的,杨梅,你也作出了贡献。”周国荣用鼓励的眼光看着她,希望能用自己的情将她感染并且点燃她的情。

  “可怕,可怕,”听完杨梅的叙述,小章第一个反应便是这两个字。

  杨梅的工作人员将一套投影设备搬进了办公室,杨梅吩咐她们摆好后,对傅强小章说:“现在你们看到的,是周医生在结婚头三年在郑小燕身上实施的研究过程,这个过程目的是将郑小燕心灵深处无意识的部分发出来,这方面的录像资料很多,但过程是一样的,我只放一个吧。”

  画面出现郑小燕睡在上,呼吸平稳,周国荣走过去,给她注了一支小针,杨梅在旁边解释:“这是一支药物催眠针,能够确保郑小燕在五个小时之内完全处于睡眠状态,吵不醒的。”

  接着画面上周国荣为郑小燕接上众多连着电线的胶贴“这是弱频电击,作用是将郑小燕潜意识唤醒,其实我们指的睡眠是指显意识的睡眠,潜意识的睡眠与显意识正好相反,是在清醒的时候睡着的,就是说,潜意识与显意识是在替休息,我们之所以做梦,梦游,就是因为潜意识在清醒着。”

  画面上周国荣做好一切后,在旁边坐下来等着,杨梅说这等待时间长达一小时,她快速过带,直到上的郑小燕突然坐了起来。

  郑小燕明显是在梦游,她起往门口走去,周国荣走到镜头后,然后镜头就晃动着跟在郑小燕后面。

  郑小燕慢慢下楼梯,走到最后一级时,突然摔了一跤,但是她迅速爬了起来。“很奇怪,郑小燕总会在最后一级台阶上摔倒,每次都一样。”杨梅旁白说道。

  郑小燕走到厨房,不假思索地拿起一只碗,迅速到怀里紧紧抱着,好象担心被人抢走似的,然后往回走,回到上,倒下睡着。

  杨梅按停了带子,回过头来对他们说:“那三年都是这样,她梦游时不管拿的那个碗只是个象征的动作,每次拿的东西都可能不一样,但拿到以后的动作是一样的,她害怕被人抢走,她的潜意识里希望能拥有一些东西。”

  “周国荣作的这些,给郑小燕带来了什么样的变化?”傅强问。

  杨梅摇摇头,说:“前三年是完全没有变化的,郑小燕只要睡醒了,就会忘记梦游的事情,按这种实验的预期,她应该要在白天犯一些行为失当的举动,但是,前三年完全没有,她很好地控制了自己的显意识,而她的潜意识在白天依然沉睡,就是说,周医生并没有成功发出她潜意识的能量出来。

  你们看到的这种实验,其实是很正常的精神科领域的实验,一般成年人接受这种弱频电击后,都会梦游并做出差不多的举动。”

  “你是说,如果长期接受这种实验,会引起在白天的行为失当,就是平常我们说的精神病,是不是?”小章问。

  “可以这么说,”杨梅承认。

  “周国荣也太不是东西了吧,他在将自己的老婆一步步变成神经病?”小章提出了强烈的抗议,只是可惜抗议对象已听不见了。

  杨梅苦笑一下,算是默认。傅强却说:“那位没有接受实验的王笑笑,何曾就没有可能因为他而变成神经病呢?”

  杨梅完全预料到了他们的反应,等他们议论完后,说:“周国荣一度很低落,因为他在郑小燕身上的实验是失败的,我们讨论过很多次,始终找不出原因,甚至怀疑我们的方向和理论假设是正确,如果不正确,那我们的一切努力就白费了,学术研究就是这么残酷,因为是未知的领域,你所作的永远都是假设和实验,如果开始的方向就是错的,那么你研究了一辈子,最终就是失败二字,因此潦倒一生的天才科学家不计其数,毕竟成功总是少数人的专利。”

  “那牺牲掉的人岂不白白牺牲?失败二字就毁了她们?”小章非常气愤,继续抗议和质问。

  杨梅看着他,当然也不反驳,倒是傅强冷静,说:“杨老师继续说吧。”

  “好,”杨梅应道:“周医生之后的几年里,孩子出生,他也忙于诊所的事情,研究一直搁置起来,那段时间我们都很不开心,接着我丈夫又车祸去世,总之,我们经历了一段很低的几年,那段时间里,我劝过周医生,让他彻底放弃论文和研究,与郑小燕离婚娶王笑笑,一直以来王笑笑不离不弃,见不得光,我觉得非常痛心和难过,趁现在郑小燕也还年轻,放她一条生路,可是,周医生很坚持,他对我说,等孩子大一些,他还要继续研究,因为他坚持方向和理论都是正确的,他觉得可能是方法不对,直到那次的意外出现…”

  傅强接过话来:“郑小燕撞破了周国荣与王笑笑的偷情,是不是?”

  “没错,”杨梅很赞赏地看了傅强一眼,说:“这次是王笑笑的策划,当时周医生很生气,好象还因此打了王笑笑一耳光,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不过后来他发现,这次事情的刺意外发了郑小燕白天潜意识的唤醒,首先是她的潜意识处于亢奋状态,晚上在没有弱频电击的情况下梦游了,周医生察觉之后极为兴奋,于是在白天跟踪郑小燕,发现了她开始到超市去偷小物件,以及后来与李元亨的偷,并且这些都是在显意识非常清醒的状态下发生的,这正是我们梦寐以求的成果,周医生不动声地记录着郑小燕的行为失当之表现行为,长达一年之久,他甚至目睹郑小燕偷的整个过程,如果你们有兴趣,我这里还有带子。”

  “这个,这个就不必看了吧,”小章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杨梅也同意,于是继续说:“观察长达一年后,我们研究的第一阶段可以宣告结束了,便要进入第二阶段,将郑小燕的潜意识送回去,让她恢复正常人的行为,让潜意识在白天沉睡,完全由显意识来控制。”

  “那么,你们成功了吗?”小章迫不得已地问。

  “还没有开始,周医生就死了,”杨梅耸耸肩。

  “这么说,你们的研究最终失败了?”小章又问,傅强马上接过来说:“不,周国荣死了,杨老师却还在继续。”傅强说着笑眯眯看着她。

  “是的,”杨梅承认得非常爽快“但是,我能做的并不多,还是周医生做过的那个实验,但是我也是失败的,我发现弱频电击下,郑小燕甚至连梦游都没有,这几乎在成年人身上是不可能的,因为成年人由于社会的制度约束下,潜意识与显意识一定带着冲突,没有冲突的除非是幼儿或者重度弱智人士,更奇怪的是,常规的药物催眠对郑小燕也无效,那一次你们也在场,我和你们说需要等待五个小时,结果她却苏醒过来,这些都让我百思不得其解,而不管站在哪一个立场上,我都有责任和义务要将郑小燕治好,我必须要让她回到原来的状态里去,于是,我进行了你们称之为‘窃’的行动,那个时候我还无法向你们解释这些,只好出此下策,呵呵,现在人赃并获在这里了。”

  傅强也笑了笑,他能理解杨梅说的话,但也能找出话里的潜台词:“杨老师,你说那个时候无法向我们解释,那么,为什么现在又可以向我们解释了呢?”

  “因为我成功了,当然,这也不是我的功劳,还是周医生的功劳。”

  “周国荣不是已经死了么?”小章急忙提醒她。

  “对,就是因为他死了,呵呵,我在看完周医生的这些研究资料和笔记后,突然想通了那些疑问,事实上很简单,只是做研究的人都不愿意相信太简单的事情罢了,郑小燕没有被催眠五个小时,是因为她长期接受周医生的药物催眠,身上有了抗体,需要加大剂量才可以,周医生的笔记里提到了这点,那么她不再梦游是怎么回事呢?其实啊,呵呵,是因为她自己治好了自己,并且好的让我意外,她的潜意识被完完全全弱化到了最低限度,她的心灵深处原始的无意识行为不会再干扰到她的显意识了。

  想到了这点后,我便开始苦思她自然痊愈的原因何在,原理是什么?如果能找到答案,那么,我的论文就完全成功了,周医生的遗愿便可以实现。”

  “那么,你成功了吗?”傅强问。

  “成功了,我终于找到了答案,郑小燕的痊愈是因为周医生的死,因为她被发的原因是由于亲眼目睹周医生的背叛行为,这个行为投到她的潜意识里,于是将潜意识唤醒,并反应到显意识行为里去,一旦影响她潜意识投的人或物体消失后,那种暗示便随之消失,于是潜意识没有再受到暗示,于是自然痊愈,这原理说起来非常的简单,是吧,呵呵。”

  杨梅终于将这个来龙去脉全盘托出,她感觉到了身心的轻松,同时有身心轻松之感觉的还有傅强和小章。

  “关于我在这个城市里的故事,可能向你们代的,就这么多了,”杨梅回到自己座位上,眼神柔和迷茫,颇有感慨地说:“昨天经历了那场车祸,侥幸逃生,我突然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周医生的执着和牺牲,最终又如何呢?他用自己的生命完成了这篇论文,还以牺牲两个女人终生幸福为代价,却无法亲眼目睹理想的实现之,感受信念成功的喜悦,而得到了这一切成功的我,也依然没有一丝喜悦之感,昨天晚上躺在医院的上,我一直在想,假如周医生还活着,看到了成功的这一天,他会喜悦么?回想当初的决定,他会内疚或忏悔么?或者,如果他不死,郑小燕就无法痊愈,而他又最终获得了答案,发现只有自己的死亡才能让论文完成,他会怎么做呢?”

  小章突然说:“你不会认为周医生已经获得了答案,然后自杀来完成他的论文吧,要是真的是这样,那这个人就真的太可怕了,可怕到自己生命在他眼里都不值一文的程度,那么别人的牺牲在他看来就更加不值一提了。”

  杨梅摇摇头,苦笑一声,说:“我想假设周医生真的先获得了答案,他是有可能自杀来完成论文的,但是可惜他至死都没有获得答案。”

  “你怎么知道他没有获得答案呢?”

  “如果他真是为此自杀,一定会将计划告诉我,不至于让我被惑了那么久,差点与成功擦肩而过,毕竟我是他唯一的论文合伙人。”杨梅非常肯定地说。 jINgCaIxs.Com
上一章   最后的欢愉   下一章 ( → )
精彩小说网会员老家阁楼精心整理无错纯文字版推理小说《最后的欢愉》最新章节,供书友在线免费阅读与下载,如果您喜欢推理小说最后的欢愉,那么请将最后的欢愉无弹窗全文阅读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