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崖下的兽人世界第三章留下 作者:雷觅
精彩小说网
精彩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小说排行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精彩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山崖下的兽人世界  作者:雷觅 书号:49070  时间:2019-9-4  字数:7006 
上一章   第三章 留下    下一章 ( → )
  青伦第一次遇上溥襄时,是在一个刺杀任务里。

  有人出重金要杀梁城里的一个贪官,他接了,只是潜入那贪官的府邸后,才察觉这是请君入瓮的陷阱,他一步进贪官的厢房,便被数十个杀手重重包围。

  他染了一身的血,好不容易逃离了那地方,逃进某个小巷里,跌跌撞撞之间,倒进了某人的怀中。

  那人起初有些愕然,在意识到怀中人身是血的时候,登时反应过来,拦抱起他,往另一边逃去,青伦半昏半沉之间,只听到其他杀手的追赶声渐远,再醒来之时,他人已经身在梁城中的某间医馆了。

  那人说他叫皇甫襄,跟弟弟皇甫睦来梁城谈生意,遇上青伦被人追杀,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当时的青伦是不信他的,一个字也不信——他不信任何人。只是他受了重伤,全城、或者是全天下的杀手都在寻他,他不能不依靠面前的皇甫襄离开梁城,再找个隐闭安全的地方养伤。

  皇甫襄寻了辆马车,让青伦跟皇甫睦躲在里面,他则在外策马,果真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虚弱的他运出了梁城,无惊无险地到达不远处、默默无名的小镇,让他能在一间偏僻的小院子内静心养伤。

  现在回想起来,也许是一切都是计划好的…

  “青伦。”布沙书醒来,眼见青伦正望着窗外托腮沉思,便轻声唤他。

  他这一唤,把青伦硬生生地从回忆中拉扯出来,青伦猛地回过神,才懂得问:“你好了点吗?来,我给你换药。”

  布沙书全凭青伦摆布,在青伦给他换药其间,不住心里的疑惑,问:“青伦,你总是在发呆,其实你在想什么?”

  “…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只是一些往事而已。”

  在布沙书醒后的数里,青伦或多或少有跟布沙书提及自己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但他来自哪里,本来是什么人,青伦都没有告诉过他。

  “你在想以前的世界吗?”

  “弃我去者,昨不可留…还有什么留恋不留恋的。”青伦轻叹,忽然想起布沙书应该不懂自己在说什么,便解释道:“我的意思是,都过去了,没有什么好留恋的。”

  其实他念的书不多,他懂的诗词,大多是“皇甫襄”教他的。

  “可你常常都在发呆。”

  “都过去了。好了别说了,我跟你说点别的事情。”

  青伦让布沙书坐好在上,没有任何的征兆,他突然跪在布沙书面前,行了个大礼。

  “青伦!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

  “布沙书,我自入江湖后,只跪过两个人。”

  一个是溥襄,在青伦伤好后,确认他没有恶意,便向他下跪,叩谢他的救命之恩。

  “你是第二个。”

  “你快点起来,跪着干什么…”布沙书急了。

  “不,你听我把话说完。”青伦摇头,不理布沙书的阻止,说:“你两次的救命之恩,青伦没齿难忘,我知道你想要我的情,可是我能给你的只剩下这条命。”

  他把情都给了第一个人,没能再给这第二人。

  欠人一文钱,不还债不完,更别说欠的是情。

  “布沙书,我知道你喜欢我,可我…你若想要…我…这身子…”青伦咬牙,没能把话说完,他是个心高气傲的男人,若非出于深情,又怎会真的愿意雌伏在另一男子的身下。

  “青伦!”布沙书强硬地把青伦拉起来,挪进自己的怀中,坚定说:“我不知道你之前遇过什么事,但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的!”

  青伦惘的说:“可我不知该怎么报答你…”“我不要你的报答。”布沙书轻抚他的头,傻笑道:“不过你若真的要报答我,便留在这里,让我能随时看到你,我就心满意足了。”

  布沙书那记傻笑让青伦心一抖,他不知自己何德何能,竟能让这男人如此莫名其妙地锺情于自己,还为了自己几乎连命都没了。

  “你…只是要我留在这里吗?”青伦有点不敢相信。

  “嗯,只要能让我看到你活得好好的,我就很高兴了。”布沙书点头说。

  再怎么被糟蹋过的心,也会被布沙书的话温暖起来,青伦红了眼睛,说:“布沙书…你别这么喜欢我…”

  他是真的怕了。

  “太迟了,第一眼就已经喜欢上了。”布沙书苦笑说。

  听到布沙书这么说,青伦的脸瞬间就红了个透,像脸颊染上了樱的兔子,埋头在布沙书的膛里。

  对了,这次是连更三天。

  ----

  布沙书养伤期间,青伦径自将他的家务全都包揽了,只是他以前居无定所,哪里做过什么家事,头几天就把布沙书的家搞得人仰马翻,连辛苦做好的饭菜都能瞬间全倒在地上。

  布沙书说自己是兽人,根本不在意饭菜是不是由碗碟盛着,也不在意衣服洗得是否乾净,可青伦死活不肯就范,硬是要自己在这方面多加“修练”

  来看诊的菖蒲见到青伦专心一致凉衣服的样子,怎么看怎么滑稽,直说要他们结为伴侣算了。

  青伦还没解释,布沙书就开口:“我们只是朋友而已。”

  “哦,不过迟早还不是要结为伴侣吗?我看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菖蒲不以为然。

  “别说,只是我单方面喜欢他而已。”

  菖蒲走后,青伦为了避开刚才的对话带来的尴尬,边准备晚饭边问布沙书:“布沙书,菖蒲是半兽人吧?我看他头上的两对耳朵…他是狼吗?”

  说回话来,在这部落的一段时间,青伦终于搞清楚兽人和半兽人的分别,兽人虽然可以变成兽型,但在人形时却没有任何动物的特徵,只是身上长有叫作兽纹的花纹图案,不同的兽人会有不同的兽纹,坐落在身体上不同的地方,以布沙书为例,便是在左眼眼角。

  而半兽人,则无法变成兽型的,但他们都有着明显的动物特徵,例如宵亚,他那狐狸耳朵和尾巴便是怎么藏也藏不住的。

  虽然同为男子,可半兽人因为受到人类大神和兽人大神的“祝福”得到生育下一代的能力,这些天他被宵亚拉着在部落的市集逛,已经遇过无数的兽人家庭了。

  头昏脑的青伦得出一个结论:这世界是断袖的极乐世界。

  经过半月来的冲击,他不得不相信,这里,没有苏国。

  “他是狗。”布沙书身体早已好得七七八八,多得他兽人的身份,肩口的迅速长回来了,现下已能够在旁和青伦一起准备晚饭“不过他的伴侣是狼。”

  “那个叫里隐的兽人吗…”

  “对,里隐曾经是部落里最强的兽人,可以一天打猎三头长象,两头大雄狮。”

  “曾经?可他现在…”

  “他的右脚废了,救不了,只能靠木杖走路。”布沙书微微叹息。

  “菖蒲说这是因为他才…”

  “大概吧…好几年前,菖蒲要出外采药,里隐跟着出去保护他,本来跟平没什么两样,只是回来时途中突然有近半百只屍人出现,里隐虽保存了二人性命,安全回来,可是脚废了,菖蒲腹中的孩子也没了…”

  听到这里,青伦不心酸起来,怪不得菖蒲总是一脸哀愁,原来背后有这么一段故事。

  “屍人这么可怕,你们就没想过用什么方法让他们一举被歼灭么?”青伦问。

  “我们杀他们都来不及了,哪还有余力研究它们…”虽是这么说,但布沙书的脸上似乎不见过份的忧心,像在诉说一件与他无关的事一般。“它们神出鬼没,也没有固定的部落,我们只能见一个杀一个,直至杀掉最后一只。”

  “没关系,以后有我在,我会帮忙杀死这些害人不浅的怪物!”青伦握着小刀,下定了决心。

  半晌,布沙书才反应过来“青伦…你决定留下来了?”

  “嗯,你说想要我留下来,我便留下来吧,其实这里也没有什么不好,其他人都对我很好…”青伦未把话说完,便被布沙书大力拥入怀里,只听他兴奋道:“你说你喜欢,等我好一点,我再和你一起去…我会保护好你…”布沙书说得太认真了,让青伦想要装作是玩笑也不可以,他急忙推开布沙书,把话题转到别处:“我最见不得别人离子散,那些屍人似乎特别喜欢欺负你们,我得把它们都灭个乾乾净净。”就像他灭那些贪官恶人一样。

  “它们布整个大陆,到处都有…”布沙书无奈说。

  “那我就先灭这里的,再去灭另一处的!”

  布沙书苦笑,也不点破青伦的痴梦,只要青伦让他靠近,留在他的身边,他就已别无所求了。

  *  *  *

  “哈!喝!”

  青天白云之下,十几个半兽人在空地上跟着青伦耍功夫,青伦在最前排舞剑,后面的半兽人们拿着竹剑想尽办法模仿,但还是力有不逮,没几下便全成一团,撞的撞,跌的跌。青伦本来还在自顾自的舞剑法,剑锋光如流星般在身边飞舞,榇得他英姿飒…直到跟在最前排的宵亚忍不住跟他开口,他才察觉自己把半兽人的存在都忘了。

  青伦说好要教半兽人自卫方法不是闹着玩的,决定留在部落后没几天,他便在部落的一块空地上免费开班授徒,现在每隔几天便有不同的半兽人跑来这里练武,除了剑法,青伦还会教他们内功和轻功,半兽人个个雄心壮志,想要为部落出一分力,至少下次屍人来时不用窝囊的躲在山里等兽人救。

  而且…他们也好想像青伦大人一样帅气啊,如神仙下凡般落下,不费吹灰之力的解救他们出水深火热之中。

  “抱歉…太久没这样纯粹地舞剑了,我真的是个不合格的师父…”青伦挠着头跟半兽人们道歉。

  一条蓝色大蛇嗦一声的绕上了一旁的大树上,化成蓝发的壮健兽人,跟坐在树上的布沙书说:“你的人类大人这是想要把部落里的半兽人全都个半死。”话里是怨愤之情。

  布沙书听了,忍不住笑,说:“慎人,你只是心疼你的宵亚而已吧。”

  慎人啧了一声,没有否认。

  “青伦也只是想教半兽人保护自己而已,你与其怨青伦,吃他的醋,倒不如快点把宵亚追回家。”

  “我都做得这么明显了,宵亚还都不明白,不就证明他根本不喜欢我好么!”慎人愤然道。

  他可是把作为蛇种兽人最重要的灵蛇勾玉都送了给宵亚呢!

  蛇种兽人与生俱来一块灵蛇勾玉,可以为蛇种兽人护体,养心明目,算不上没了会死,但若放在别人身上,便可以是救命灵器了,宵亚挂在身上,若他遇到什么事,心中感到恐惧,慎人便能同时感受到,赶去救他。

  放在自己身上没什么大用处,送给别人却是另一回事,这便是“灵蛇勾玉”

  经过上次屍人的袭击,慎人把体内的寒勾玉取出,送给宵亚,一是希望他有事时自己能第一时间赶到,二是为了聊表心意。

  谁料这宵亚不解风情至此,竟把那寒勾玉挂在颈上,然后便高高兴兴的追着他的青伦大人去了,气得慎人差点吐血。

  “总比我都表明说喜欢他了,立刻被他拒绝的强。”布沙书苦笑说。

  二人同时叹气,目光重新落在自己心心念念的身影上,默了良久。

  ----

  “你也喜欢宵亚这么久了,宵亚一样不理你,若此时我叫你另找旁人,你又会愿意吗?”布沙书脸不改的反问。

  “我…好了,你是部落里最聪明的人,你最有理,我不跟你吵。”

  “再者,以青伦的身份…我得好好陪在他身旁,不然他会陷入麻烦…”

  “也对…”

  树下的青伦本来就只是杀手,从没真正手把手的教过别人如何用剑,花了些时间才掌握到教人的窥门,现正忙着教半兽人们怎么挥剑呢。

  他余光瞄见宵亚的姿势不对,便扶住他的,执起他的手,细心教导他剑该如何拿,如何刺,才能做到一剑即杀。

  见到青伦又是扶又是执手,树上某个蛇种兽人气得差点忍不住跳下来咬人,他的毒可不只是用来对付猎物和屍人的!

  “哟——”宵亚跟着青伦的指导,执住竹剑往着面前的稻草人刺去,竟真的能精准地刺中稻草人的喉咙,忍不住抛下剑狂喜大叫:“我做到了!我刺中了!我做到了!”

  刚刚还脸带愠的慎人才终于染上了笑容。

  “看吧,让宵亚跟青伦学剑也没什么不好,至少他高兴。”布沙书说。

  “是是是,他高兴就好。”

  这课上完后,半兽人们陆陆续续地拖着疲惫的身体离开,只剩下宵亚拉着青伦聊得兴高采烈,似乎还离不开刚刚那一剑的雀跃。

  “宵亚,你不用去市集卖衣服吗?”慎人从树上跳下,拉住宵亚问。

  “我…也对,得去赚骨头,才能献给青伦大人…”宵亚说着说着,才肯跟慎人离开。

  看样子,宵亚当真是把青伦当成了神一样的存在了,也难怪一直被无视的慎人会感到不是味儿。

  “你啊,这样下去,所有兽人都会把你当成敌人。”布沙书如此跟青伦说。

  “我也是教他们的伴侣保护好自己,他们不该把我当敌人。”青伦边收拾边道。

  “你有你的道理,但兽人都希望他们的伴侣由他们来守护。”

  “大家同为男子,为什么有事便要靠兽人来守护?”

  喀勒部落什么都好,山明水秀,风俗善良,青伦唯独看不过眼兽人的这种想法,同为男子,只不过是因为半兽人比较弱一点,有生育的能力,怎么在兽人眼中就成了娇滴滴的姑娘了呢。

  听布沙书说,喀勒部落算得上是这片大陆上实力数一数二的部落,都被屍人欺侮至此,若半兽人也能帮得上手,事情肯定会好办得多。

  布沙书怎会不明白他的意思,柔声解释道:“他们只是心疼心爱之人罢了。”

  布沙书的眼神暖得炽热,青伦慌忙无措的别过头,改问:“对、对了,你知道如何能打造些像样点的剑吗?毕竟这些竹剑只是练习用,对付屍人的时候,还是得用我的那种剑。”

  布沙书听了,便将青伦领了去部落打造工具的店——在这里,兽人的身体便是武器,他们从没想过要打造什么剑呀刀呀的,所以布沙书只能带青伦去这里了。

  那店主是个熊种兽人,叫达当,部落大部份人的家具碗碟都是他打造的,若真要能打造一把锋利的剑,也就只有他了。

  达当端详地细看了青伦的沧海剑一会,摇头说:“这剑太名贵了,用的是只曾在古书中出现过的钢银,就算是当时人类还在的时候,也很少人用钢银打造出这么好的剑,不行,我做不到啊,最多也只能用银竹仿制…只是这样也比这剑…”达当痴的看着这难得一见的宝物,问青伦:“青伦啊,你这是哪来的宝物啊。”

  青伦一顿,说:“以前的…一个认识的人送的。”

  达当自顾自的把“认识的人”解作朋友了,说:“你这朋友可真是疼惜你啊,把这么好的宝物送了给你,算是送了你半条命了。”

  此时的青伦心沉了沉,暗忖:疼惜?若真的疼惜他,又怎么欺瞒他这么久,又带着官兵来追杀他。

  只是青伦心里也明白,这剑手工巧,落在任何人手里,只要那人用得恰当,总能护他半条命。

  那时溥襄送他这把剑,便说过:“我希望哪天这把剑能替我保护你。”

  青伦接过银剑,见它泛着蓝光,气度不凡,便知道这是把名贵难得的好剑。他把玩了一下,便高傲地跟溥襄笑说:“发肤之痛何足挂齿,你这剑对我来说可说是无用之物了。”

  可他知道溥襄送他这剑为的是情意,便将自己间的长剑转送给溥襄。

  那是跟了他两年,杀过不少恶人的剑,名叫百罹。

  “你若不介意我这百罹剑沾鲜血,我便把它给你作为换。”这话他虽然说得趾高气扬,可那烧得火红的脸都快朝天了,他不懂得说情爱话,这已经是换定情信物的意思了。

  “这剑沾的是恶人之血,我又怎么会介意。”听懂了的溥襄笑着接过剑,说:“这剑以后便是我的命了。”

  谁知道在那之后,溥襄会带着那把剑,去开凌霄花的碧山上追捕他?

  ——溥襄啊,为何你不在最初便把我杀死算了?还要用这些巧言令来把我的情意全骗去?

  想起那人,青伦低语说:“这物是宝物,可我是命如草芥。”

  终为人所轻

  “嗯?青伦你说什么?”达当听不清楚,再问一次。

  “没什么…所以你的意思是,不可能造一模一样的了?”

  “是啊,我们的小刀都是用最硬最常见的花钢石所制,自然刀削如泥,只是这花钢石很重,用来做小刀子还好,若是用来制剑…可能会重得举不起来…”

  青伦一听,便知道没戏,以后就算真让自己教会半兽人们用剑,竹剑磨得再尖锐也不会真的刺伤到屍人,算是白费功夫了。

  此时一直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布沙书开口了:“可是,达当,不是有一种叫青壁铜石的东西吗?我听说这种石很轻,虽不如银钢,但好歹也被以前的纯种人类用来制过刀剑,不知那东西可不可以用来造剑?”

  达当抓抓头,无奈说:“是有这种石…只是这种石多长在山崖边,很难得到,所以我是爱莫难助…”

  山崖二字勾起了青伦的往事,使他面有难,倒是布沙书,谢过了达当之后,领着青伦到了部落的后方。

  喀勒部落面对金色草原,背对一座四季如的依依山,风光甚是美丽,可青伦不知布沙书带他来作甚。

  布沙书不用他开口便知道他的想法,道:“达当说那青壁铜石生长在山崖的边上,刚巧这依依山又有一个极斜的山崖,我们可以去碰碰运气。”

  青伦心忖就算那青壁铜石生在这依依山的山崖,他们又怎么取得,他俩又不懂得飞。

  难道要再跳一次崖吗?

  不过想到那些可怜的半兽人,青伦便觉得自己命一条,若能赌一把,把青壁铜石带回去做些刀剑保护他人,很划算。

  思及此,青伦点头同意,跟着布沙书走向他所说的地方。
上一章   山崖下的兽人世界   下一章 ( → )
五夫一妻的幸克丝的隐秘生舂丽的故事两代风情债我与63岁老日记我和妻子的事弟弟的女友我的母女花月满萱红
精彩小说网会员雷觅精心整理无错纯文字版热门小说《山崖下的兽人世界》最新章节: 第三章留下,供书友在线免费阅读与下载,如果您喜欢热门小说山崖下的兽人世界,那么请将山崖下的兽人世界无弹窗全文阅读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