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见☆周五哄她 作者:这弓很长
精彩小说网
精彩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小说排行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精彩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周一见  作者:这弓很长 书号:49651  时间:2020/1/8  字数:5357 
上一章   ☆、周五 哄她    下一章 ( → )
  第二天考完理综,闻霭一出教室,就看到了倚在走廊上的陆瑾昀。

  她愣了愣,继而目不斜视地越过他,继续跟旁边的程徐旸说道:“你说你光这两天都欠我几顿饭了?我都不忍心跟你赌了。”

  “霭姐,答案还没出来,还不能下定论的。”

  她刚想开口说话,就感觉到面前出现了一个阴影,抬头一看,刚才还在自己身后的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凑到自己面前,垂着眼眸,漆黑的瞳直盯着自己。

  闻霭沉默地看着他,往左边挪了一步,下一秒就看到他也往右边挪了一步。

  她立即往右边挪了一步,对面的人就像跟自己杠上了一般,也往左边挪了一步。

  “你俩干嘛?”程徐旸看着他们如同跳际舞一般,嘴角。

  闻霭哼了一声,伸出手将面前的人推开,丢下一句话:“程程,我回家了,拜拜。”

  陆瑾昀盯着她的背影,愣了半晌,才无奈地摇了摇头。

  好像是生气了,也不知道要怎么哄。

  闻霭一看到他就来气,昨天自己没回他短信之后,他居然也没再找自己了,不仅电话短信没有,乃至今天一整天,连他的影子都没看到半分。

  她决定不再理这个三心两意朝秦暮楚见异思迁的寡情男了。

  结果下一秒,寡情男的身影就出现在她的身边,调整着步子跟她并排走着。

  “怎么了?”他低下声音问道。

  就是不想跟你讲话不想看到你而已,也没怎么。

  “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没考好?”

  怎么考都没有你宋妹妹考的好。

  “生气了?”

  我怎么可能生气,我为什么要为了不必要的人生气?

  然后,就听到旁边的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那怎么办?本来打算考完试,请你喝茶的。”

  茶是什么东西,她稀罕?

  **

  “12号,12号的饮品好咯,麻烦过来取一下吧?”店员清脆的声音响起,闻霭轻轻地踹了一下对面的陆瑾昀的小腿,扬了扬下巴。

  陆瑾昀起身过去,没多久就端了两杯饮料回来,并将其中一杯上了管之后,给闻霭递了过来。

  闻霭大大地了一口,喝着这冰爽的茶,才觉得心中的郁结之气排了不少。

  对面的陆瑾昀察言观,轻轻地抿了一口柠檬汁之后,开口问道:“考得怎么样?”

  闻霭淡淡地应了一声:“不好不坏。”

  沉默继续萦绕在两人之间。

  闻霭突然就觉得很烦躁,她也知道自己这个气来的有些不可理喻,但听到他留下来跟宋葙讨论卷子,就是觉得不

  他是不是对待每一个人都一样?并不是因为自己特殊,才会花上这么多时间来对待自己,而是因为纯粹想要把自己拉到正路上来,以彰显他学生会会长的魅力?

  那他也会跟宋葙去图书馆,带着她回家,并且给她买书划重点吗?

  陆瑾昀看着她眉眼里的翳,抬眼看了一下旁边,角微微翘了翘,继而站起身走开。

  闻霭看着他连喝了一口的饮料都不管了,丢下自己跑掉,看起来就像是忍够了自己的坏脾气一样。

  靠,不知道她很好哄的吗?不知道多哄几次?

  就在自己一个人在这生着闷气的时候,就看到面前的位置上重新坐下了一个人,她抬眼看去,陆瑾昀不知道从哪拿来的便利贴,放在桌上唰唰地写了几行字,然后就贴到了旁边的墙壁上。

  这是茶店的一堵留言墙,基本都是附近的学生写的,也算是这家茶店的一个特色噱头。

  闻霭抬眼看去,看到各种颜色各种字迹的便利贴在上面,密密麻麻的靠在一起。

  “高考加油,冲鸭!

  ——高三三班全体同学(吴彦祖代笔)”

  “二狗说这次考试考得比我差就在操场奔一圈,立此为证。

  ——二狗主人”

  “回来母校看老师,发现刘主任的头发好像又少了。

  ——毕业多年没啥进步的渣渣”

  “好喜欢曾哥的《狮子座》!

  ——曾轶可的小可爱”

  “闻霭好像生气了。

  对不起,原谅我。

  ——陆瑾昀”

  闻霭看着蓝色便利贴上熟悉的字迹,愣在那里,转过眼看着对面的陆瑾昀,他单手支额,深邃的眸紧盯着自己,亮黑又人。

  她不自在地挪开眼,嘟嘟囔囔:“哪有这样的,连自己错在哪都不知道,就道歉…”

  但她的角,已经高高地扬起,用尽了努力也不下去。

  “还生气吗?要不要我再写,写到你满意为止?”陆瑾昀弯着上半身,朝她凑近了一些。

  两人之间的距离太近,近到闻霭能觉得他的呼吸直在自己的脸上,让她的脸慢慢地腾烧起来。

  “我没生气。”她半晌才慢慢说道。

  “嗯。”“我这次考的很好,比我以往的每一次考试都要好。”

  “真。”

  听到那两个字的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的小小世界里,出现了轰的一声巨响,漫空的烟花绚烂地炸开,映得黑漆漆的天空,仿若星河灿烂。

  映得她心里的每一个阴暗的角落,都点起了皎如星的亮光。

  **

  理综卷子发下来之后,闻霭敲了敲程徐旸的椅子,让前面的程徐旸转过身来,然后当着他的面,在他椅背上贴着的纸条上,又画上了一横,正好凑成了两个正字。

  “程程,不多不少,刚好十顿饭,十战十胜十发十中十全十美…”

  面前的程徐旸的脸色,十分难看。

  他瞄了一眼闻霭的卷子,又瞄了一眼自己的卷子。

  闻霭的卷子上面再也不是跟自己的一样,一个一个一个的大写的叉,她的选择题几乎全对,后面的填空题和大题她居然也做上了几道,整张卷面比以前那是意气风发了不少。

  虽然分数依旧没有很高,但跟以前相比,那可是天大的进步。

  程徐旸心里的那感觉就像是,

  说好一起考到白头。

  闻霭却偷偷地焗了油。

  关莒也重点表扬了一下闻霭,对于她这次的考试成绩,各科老师甚至凑到一起开了个五分钟的小会,觉得可以给她颁一个飞跃进步学生奖。

  她的成绩,也从吊车尾的389名,一举飞跃到了266名。

  闻霭一边虚伪地朝老师摇头假笑,一边翘着尾巴,身上的每一都在叫嚷着你们不要停将所有的夸奖都砸向我我完全OK的。

  宋葙低头看着自己的卷子,她这一次,比上一次考试退步了16名,班里退步了3名,直接掉出了班里的前三。

  关莒也找她谈过,不过主要是让她不要太过于在意,成绩起起落落很正常,她这个成绩也是年级的前茅,周围的竞争强也是正常。

  当时的她低着头,额前的刘海垂了下来,关莒看不清她的情绪,半晌才看到她点着头对自己说:“老师,我会加油的。”

  下了课之后,陆瑾昀还在那给闻霭讲着她的错题,就看到宋葙走了过来,站在他们身边,鼓起勇气对陆瑾昀说道:“陆瑾昀,我有几道题不懂,你可以教一下我吗?”

  闻霭立即挪开了跟陆瑾昀凑得极近的头,抬头看了她一眼,就扔下手中的纸笔,拿着水杯起身打算去接水。

  等到闻霭面无表情地接完水回来,意料之外地没有看到那朵娇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之后,忍了又忍,才装作不经意地问:“不是说给她讲题吗?”

  陆瑾昀望了她一眼:“没有。”

  闻霭着扬起的嘴角,轻声咳了咳,问道:“为什么啊?”

  “我跟她说,老师到时候会讲的。”

  “哦。”

  今天热水房的这个白开水,好像有点甜啊。

  **

  “我的同学们啊,我的乡亲们啊,ladies and砖头们啊,你们能不能给点意见啊?”董司琛一脸哀莫大于心死地站在讲台上,望着底下的众人。

  闻霭笑了笑,慢慢地举起手:“我提了意见啊,你不采纳。”

  董司琛看着她,皮笑不笑:“滚。”

  考完试,他们就要开始准备十月下旬的红色歌曲比赛,董司琛是文艺委员,但丝毫不文艺的他也不知道要怎么筹备才能更有特色,只能够征集大家的意见,集思广益。

  闻霭一听,就拍着桌子,贡献了自己的想法。

  红色歌曲,那就得先穿上近代的衣服,男的买中山装,女的买蓝衣黑裙。

  董司琛采纳了她的这一部分。

  接着,她又提到,女生手上都拿着牌子,然后上去分两排八字站好,男生齐声说一句:“我爱你祖国!”

  然后女生就高高举起手中的牌子,上面写着:我是中国。

  最后,大家汇总在一起,合唱《歌唱祖国》。

  多有新意,多有想法,多么地贴合主题?

  结果董司琛说她在耍氓。

  闻霭反击他是者见

  看到大家都低头忙自己的事情,董司琛终于忍不住了:“我去,再不提建议,我就真的采纳霭姐的说法了?”

  宋葙握着笔的手愣了愣,继而慢慢地举高了手:“我们来歌曲串烧吧?”

  董司琛看到终于有人提了意见,虽然略微没有新意,但也算是有了质的飞跃,便鼓励道:“好的,就是能不能跟别的班区别开来?我听说三班和八班也是歌曲串烧。”

  宋葙轻蹙着眉,似乎也有些为难。

  闻霭懒洋洋地补了一句:“歌曲串烧加上我的开头,不就有新意了。”

  目标太大,想法太少,没人再愿意提意见,最后只能这么拍板定了。

  也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被校领导轰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 小可爱们,大噶猴啊!依旧是两个预收文求收藏~点进专栏就可以看到么么叽!

  预收文一《上帝他打了个盹》

  文案一:

  江氏集团董事会上。

  江鸿渐慢悠悠地掀起眼帘,凝着对面的女人,语带懒散,似笑非笑:“我听说你的丈夫刚刚去世,你为什么还站在这里?”

  言蓁好整以暇地回望过去,红勾起,眼波转:“我听说你的大哥刚刚去世,你为什么还站在这里?”

  文案二:

  多年以前,情到浓时,江鸿渐要求言蓁发誓:“这辈子你的男人只能姓江!”

  言蓁言出必行,于是,多年之后,她嫁给了他大哥。

  一句话文案:

  上帝他可能是打了个盹,

  忘了我才是姓江的男人。

  食用建议:

  1。吊儿郎当二世祖×新婚上任黑寡妇;

  2。言情为主,商战为辅,穿一点小破案;

  3。男主他嘴硬心软,女主她身娇体软;

  4。用轻松的口吻写一个相爱相杀小故事,甜时齁,时忧。

  预收文二《我们家没有钱》

  文案一:

  老来得女的钱富视独女为掌上明珠,百宴时寻着大师掐指一算,算出其女命里有两劫。

  第一劫:其女命格复杂不好养活,钱富遂万事求简单,为其取名为尤一。

  第二劫:富女不识穷滋味,宁要爱情不要面包,其女将来恐怕会被一混小子伤得体无完肤。

  因此,自尤一牙牙学语起,钱富就向她灌输一个观念——

  崽啊,我们家没有钱。

  文案二:

  从小被爸爸洗脑家里很穷,苦孩子尤一自懂事起即手握小拳头怀揣大梦想——我要当个有钱人。

  直到有兼职,一高大男人微眯着眼睛站在她面前,出一沓爷爷,淡声问她:“你还有多少雪糕,我全买了!”

  尤一不由惊为天人,手握小拳头将心头的大梦想偷偷改了一个字——我要嫁个有钱人。

  多年以后,有人问贺凉喻那天到底有多狂狷魅,才能让其娇对他一见倾心,贺大少扯冷笑:“我只记得,后面那个闹着吃雪糕的熊孩子把老子的眼镜给打掉了!”

  食用提示:

  1。暴躁狂傲小狮子x软萌富家娇娇女;

  2。女追男,隔着喜马拉雅山;

  3。男主很有钱,女主更有钱;

  4。校园转职场,主旨就是逗比,甜,还有甜。
上一章   周一见   下一章 ( → )
精彩小说网会员这弓很长精心整理无错纯文字版综合其它《周一见》最新章节: ☆周五哄她,供书友在线免费阅读与下载,如果您喜欢综合其它周一见,那么请将周一见无弹窗全文阅读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