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不服第35章第二次流泪 作者:红九
精彩小说网
精彩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小说排行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精彩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服不服  作者:红九 书号:49666  时间:2020-1-13  字数:9483 
上一章   第35章 第二次流泪    下一章 ( → )
  任炎在下车前, 勒令雷振梓明天开始不要再到力通证券来。他给的理由是:你我心智。

  雷振梓觉得很冤,这话要是不知情第三方听见,没准得以为他们俩是在搞基, 而任炎是拒绝的那一个,他是死攻那一个。

  “阿任你把话给我说全了, 什么叫我你心智?是我去了, 有人和我说说笑笑, 那说说笑笑的人你心智才对吧!”雷振梓把车窗玻璃落下来,把头探出车去,抻着脖子冲着任炎决然凉薄的背影喊。

  任炎懒得和他啰嗦,站定扭身, 送给他的回复就一句话:你早晚死在我手里, 死于话多。

  他说完就再转回身去, 刷了门进了单元。他能猜想到雷振梓坐在车里,嘴角挂着怎样的坏笑。那家伙一向以能搅动他的情绪为乐。但问题是, 他不想有什么情绪。对他来说,寡淡一点,是最好的生活状态。

  他想只要不让雷振梓再来故意捣乱,按照自己一贯清心寡的生活方式, 他会把心绪很快调回到原来的轨道上的。仿佛从来没有被谁拨过那样。

  楚千淼发现从雷振梓友情出演了开破宝马的高端客户以后, 有一阵子,他没再出现在力通证券。大家合理推测说雷总可能是做大项目赚大钱去了。

  过完元旦,楚千淼本来还想着,如果遇到了雷振梓, 一定要郑重诚心热情洋溢地再谢他一次,因为托他和任炎那次精彩表演的福,谷妙语的业绩在年底真的逆袭了,她不仅摆了末位淘汰的危机,还直接干掉涂晓蓉坐上了业绩第一的宝座。

  现在谷妙语再提起那位叫邵远的青少年同志,嘴里再也不往外蹦“小崽子”、“死小子”之类的话了。她现在对他的评价全是褒义词,铺天盖地的褒义词。

  但雷振梓却不到力通来了,楚千淼想既然谢不到桃花仙那不如就先郑重诚心热情洋溢地再谢谢任炎吧。毕竟当的演出阵容里有他,所以他有军功章的一半。

  可不知怎么,楚千淼神奇地发现自己竟然抓不到和任炎单独相处的机会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感——但她一向神经大条,难得感,也不知道感得对不对,到不到点子上——她总觉得最近一段时间,任炎对她的态度有那么一点怪怪的。他好像比之前对她冷淡了许多。

  虽然之前他对她也不见得多热乎就是了。

  但现在,比原来更不热乎。

  料外卖点得很少了。加班到很晚时不会再把奔驰给她蹭,而是让秦谦宇打车先送她回去,秦谦宇再打车回自己家。平时除非开会,否则他也不再轻易踏足会议室。有什么事,他都直接在微信上代秦谦宇做。

  楚千淼小心地回想,自己是不是哪项工作没完成得太好,或者哪句彩虹不小心拍在了马腿上,于无声无息处得罪了任炎而不自知。

  仔细地排查一遍,她没发现自己在什么时候对任炎伸出过得罪人的触角。于是她向秦谦宇征询意见:“秦哥,你觉不觉得你们任总最近有点不太正常?”

  秦谦宇却一扬眉毛,对她说:“胡说,这才是他以往正常的状态呢。像前阵子他突然变得平易近人了很多,那才是不正常的。”

  楚千淼:“??”

  …是这样啊。

  行吧。楚千淼想,原来这才是任某人的常态。那这么说他的忽然冷漠并不是在针对她,她不用暗地自我检讨什么了。

  那她也就放心了。

  只是夜深人静躺在上,在沉入梦乡之前,她迷糊糊地想了一瞬:她干吗那么在乎他的态度呢?

  过完节,天气回暖,嘉乐远办公楼的翻新装修也完成了。楚千淼和秦谦宇他们又搬回了嘉乐远办公。

  整个大楼变得焕然一新,气派得不得了。楚千淼他们待的尽调办公室还是原来的屋子,但墙面地面桌椅设施一应俱新。在一侧靠墙的地方,甚至还多了一张长的皮沙发,足够人躺在上面午睡一下。

  尽调办公室里,原来在窗口前放了一张办公桌,那是任炎来时坐的;楚千淼和秦谦宇他们四个券商方面军坐的是联排工位。现在联排工位都撤掉了 ,全都换成了实木办公桌和皮椅。秦谦宇和孙伊的办公桌相对,卢仲尔和王思安的办公桌相对。而楚千淼的办公桌,被拉去窗口和任炎来时坐的那张桌子,拼成了相对的阵容。

  楚千淼刚走进全新的尽调办公室时,尽管任炎没在,但她光看到自己的桌子和任炎的拼在一起,就莫名心跳有点加快。她不知道是紧张还是什么。

  证券事务代表安鲁达驾驶着他敦实的身躯,特意过来问候他们,向他们询问大家对崭新的办公室可还满意。

  大家都赶紧说满意。

  楚千淼犹豫着问出了心底一丢丢的小疑惑:“安总,我这张办公桌,和任总的拼在一起摆…是不是不太合适啊?”

  安鲁达从秦谦宇桌面的纸出一张纸,印了印鼻尖上渗出的汗,解释说:“楚律师啊,是这样的,那张桌子其实是给张腾张律师准备的。本来我们想在这间屋子里再摆一张桌子给你用,但是摆完之后,那个长沙发就没地方放了。董事长想了想之后,说还是把长沙发留下吧,你们中午还能轮番休息休息。反正张律师平时开会来得多,现场办公少,那就让你先坐任总对面的桌子吧。等张律师来的话,我们再临时把沙发撤出去,再搬张桌子过来。”

  安鲁达这么一解说,楚千淼觉得自己坐到任炎对面倒也是合情合理的。

  于是她定定心神,坐了下去。

  她一直想,等任炎哪天来了,坐到她对面,两个人之间无隔无挡,一抬头就能看见对方,会不会有点尴尬。

  但这种尴尬在她的心和臆想里酝酿了一个星期,任炎也没面过来一趟。

  吃午饭的时候楚千淼对秦谦宇说:“秦哥,你们部门另外那个项目,进行到哪个阶段了?”

  她问得很迂回。她是想打听打听,那个项目是不是已经进入了申报阶段,所以牵扯走了任炎的大部分精力。

  秦谦宇把一片黄瓜送进嘴里,像品鱼翅似的那么品着,说:“那个项目已经快申报了,别急,任总马上就会回到我们怀抱了!”

  任炎在两天后出现得猝不及防。楚千淼早上一踏进尽调办公室,就看到对面办公桌前坐了人。

  那一刻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有一点意外,有一点高兴,有一点怯场,还有一点莫名其妙的羞涩。

  她轻轻走到办公桌前,怕惊着谁似的,轻巧地在任炎对面坐下去。

  屋里没开空调,任炎身上的呢外套还没有。他板板整整的呢外套里松松地挂着条长围巾,围巾下出西装和白衬衫一隅。他垂着眼对着电脑文档和纸质材料上的数据。楚千淼抬眼看去,只觉他眼睫浓密,鼻梁高,薄惑人。他眉心极轻微地皱着,那是他在思考问题时会有的表情。

  他整个人沐浴在冬末的晨光中,有点冷淡也有点温柔,有点也有点惑。

  冬日晨光中眉眼低垂的任炎忽然开了口。

  “楚千淼。”

  “到!”楚千淼奇怪自己怎么总是对他应答到。

  “我脸上有东西吗?”任炎毫无起伏地问着这句话,抬起头。

  楚千淼一下就笑得跟朵花似的:“学长,你知道吗,一般帅的人,能看但不经看。一等帅的人经看但看多了就看不出新东西。但特等帅的人,那真是,他的英俊面容值得被人反反复复地复习,因为每次看都会觉得又能发现一种新的帅感!”楚千淼拍彩虹不眨眼“学长您就是特等帅,我忍不住想复习一下您英俊的面容!”

  任炎嘴角微微动了动,不知道是要抬还是要落。最终他绷直了嘴角线条,说:“现在九点零一分,上班时间,你该叫我什么?”

  楚千淼:“…”她先前那点意外高兴怯场羞涩,全被她甩窗外去了。

  直男不配拥有她这么多情绪!

  嘉乐远新装修的空调系统出了问题,今天屋子里开不出暖风,凉得像冰箱的保鲜层。吃过午饭后,秦谦宇他们几个去了咖啡厅,他们说要去那里摄取点温暖的能量。楚千淼还有材料要写,一个人先回了办公室。

  楚千淼很佩服自己,在保鲜层一样的冰凉环境里,也没耽误她吃完午饭之后的犯困。

  她改了会材料,改着改着就趴在了桌子上,脑袋一歪就枕着胳膊睡着了。

  任炎进屋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午间明亮但不温暖的阳光打在那女孩身上,她闭着眼歪着头,睡倒在桌子上。他脚步极轻地走回办公桌前。他本来告诉自己不要抬头看,却还是中了一样地抬了头。

  从她对面的角度看,她黑长的头发从后背散落开,一半垂下去,一半铺在桌面上。她的睫长得像个黑刷子,顶端还带着上翘的弧度。脸上的皮肤在阳光下白得像要透明。鼻子嘴巴全都那么秀气,谁能想到从那么秀气的一张嘴里,可以飞出各种各样哄晕人的话来。他早上就差一点被她哄晕了。

  本以为这段时间的疏离,他内心秩序已经恢复好并重新建立,可没想到一遇到她的彩虹,他居然只能以蹩脚的“过了上班时间你叫我什么?”来做招架。

  屋子里的温度非常低。那女孩虽然穿着大衣,但显然睡着之后大衣的保暖度不足以为她维持温暖。她冻得瑟缩了一下,但没醒。睡眠里她把自己团了团,似乎缩一缩骨,会变得暖和一点。

  那一缩像一记敲打,忽然就把他的心敲软了。

  他慢慢起身,把外套呢大衣慢慢下来,慢慢走到对面去。

  慢慢地,他把大衣盖在她身上。

  他站在她旁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她皱着的眉舒展了,睡眠中的面孔上有一点小孩子似的娇憨和高兴。看样子是睡得暖和舒服了。

  他忽然想,她真像一种什么动物,一舒服起来,脸都是娇憨。

  不知道看了多久,他想可能也就一瞬的功夫,走廊里就传来了叠沓的脚步声。应该是秦谦宇他们回来了。

  他脑子里出现了一点短路,短路中他有点紧张,一抬手就扯回了盖在她身上的大衣。紧急中他扯得有点鲁莽,似乎还刮到了她的头发。他极速地把大衣穿回到自己身上,又极速地走回座位坐好。

  坐下时,心跳得又重又快,他几乎在自己耳朵里听见了心脏搏动的回声。

  秦谦宇进屋时,看到任炎正坐在办公桌前,微皱着眉,认真地改着电脑上的文档。

  楚千淼在他们进来之前应该是在睡觉,他们进屋时她不知怎么醒了,正从桌面上懵懵地爬起来。

  秦谦宇看她睡得一脸懵的样子,忍不住逗她:“怎么了千淼,做什么发财好梦了,醒了都没法接受现实了?”

  楚千淼懵懵地低头看看身上的衣服,懵懵地想了一下,又懵懵地对秦谦宇说:“好奇怪,我感觉有人在抢我衣服,还揪我头发,我就醒了,可是醒了一看,我衣服这不还在我身上呢!”

  秦谦宇噗地笑出声:“你这个梦得怎么定呢,到底是被人劫财还是劫?”

  楚千淼挠挠头“奇怪,这梦的感觉太真实了,我这头皮确实有点麻酥酥的。”她抬头问对面任炎:“学长,哦不,任总,我刚才睡着的时候…有没有自己揪自己头发啊?”

  任炎瞥她一眼,淡淡说:“不清楚。”顿了顿,补充“没看到你。”

  楚千淼:“…”哦。

  那我这么个大活人,您都没看到,您可真够瞎的哦。

  下午的时候,周书奇欠巴欠巴地又来送外卖了。他从张腾那里听说尽调现场已经从力通证券又搬回了嘉乐远,赶紧撒丫子地跑来和楚千淼套近乎。

  他卖萌又卖乖地死命给楚千淼打溜须,什么学姐你是我生命里的光,学姐你好看得像月亮,学姐你不温柔但我就喜欢你的不温柔,这些话他不怕死也不怕别人麻死,张口就来。秦谦宇他们被他赤的暗恋宣言逗得合不拢嘴。

  他的黏糊劲儿差点让楚千淼崩溃。最后还是任炎说要开会才把他请走的。

  任炎开口前特意翻着手腕看了下表,然后说:“周奇怪是吗?我已经给了他们十五分钟茶歇时间和你交流,现在我要带着他们开会了,你自便吧。”

  他说完用空拳叩了叩桌面,秦谦宇他们,包括楚千淼,立刻在周书奇面前表演了一次整齐划一地连人带椅子带电脑从四面八方向任炎靠拢。

  密集队形刚摆完,任炎就开了腔:“周末要召开一次中介协调会,这次会议比较重要,希望大家都好好准备一下。会上大家要就上一阶段的工作做个总结,总结一下截至目前为止,企业存在的问题,以及解决对策…”

  所有人都在做着记录,没人顾得上周书奇了。

  周书奇临走前委委屈屈地想,这个男人也太讨厌了叭,他不叫周奇怪好不好!他叫周书奇啊!

  继不让周书奇到力通之后,楚千淼也不让周书奇到嘉乐远来了。

  楚千淼对周书奇说:你得懂事儿哈,你看尽调办公室里,五个券商一个律师,明显不是我们主场,你到不是我们主场的地方瞎晃,这不合适。等以后遇到个项目要是有五个律师一个券商的,你再来瞎晃,好吧。

  周书奇委委屈屈地同意了。但他虽然人不到现场了,电话却开始时不时打到楚千淼手机上,改用声波继续博存在感。

  楚千淼想把他短暂拉黑,偏又有点狠不下心。周书奇其实也没有很烦人,通电话的时候也总是对她关心备至嘘寒问暖,提前通知她第二天的天气变化以及穿衣指数,虽然这些东西在网上随时都能看,但假如周书奇不告诉她,心大的她还真是不会特意去看。

  所以小泼男絮叨是絮叨了点,但楚千淼拿她这个小泼男学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周末时,企业的人和所有中介机构方齐聚崭新的第一会议室一起开会。

  新的会议室被修葺装饰得像五星酒店一样,气派的会议长桌两边,是散发着价格不菲味道的黑皮椅,会议桌中央摆着花团锦簇的鲜花,桌面上每隔两人距离就摆了一个果盘,每个参会人都对应着一个台式话筒。

  这一番阵势,一下就把等下的会议气氛提前酝酿得紧张严肃。

  楚千淼进了会议室时,好些人已经在了。张腾今天没来,好不巧成筱冬那个老大难的项目今天也开会,那项目上有一群的妖魔鬼怪,张腾不得不去镇场。张腾昨天已经提前跟任炎打了招呼,他给任炎打电话的时候,楚千淼就坐在任炎对面。

  楚千淼从任炎的苹果手机听筒里很清楚地听到了张腾都说了什么——她一边听一边觉得这么贵的手机怎么漏音效果还这么好呢,她想苹果应该是最藏不住通话秘密的phone了没有之一。

  她听到张腾说,成筱冬那边的会议开得要比嘉乐远这边早,假如那边会议开完时间还允许,他会尽快打车赶过来;至于他不在的时候希望任炎帮忙在董兰那里先兜一下。

  任炎说好的没问题,然后他又说,法律方面的问题楚律师应该可以驾驭。

  楚千淼当时被这句话说得心里美滋滋,两臂上好像要长出翅膀来似的飘飘飞。

  任炎随即冷眼瞥了她一下,说:你认真点做准备,别打我和张律师的脸。

  她一下就失去了第二宇宙速度,被重力又给拽回到了地上。

  楚千淼进了会议室刚放下电脑,手机就震动起来。是周书奇给她打的电话。她按掉了,没接,给周书奇回信息:我准备开会了。

  周书奇也给她发了条信息:学姐学姐,快,接电话,张律让我和你说点事情!

  楚千淼看看表,离开会还有十五分钟。她起身出了会议室,接了周书奇的电话。

  电话一通周书奇就激动地嘚吧起来:“哇学姐,你真应该到成律师这项目上来感受一下,这个项目上幺蛾子也太多了!就刚才,咱们的老好人张腾张律师,都被奇葩会计师给气急了发了脾气!”

  一听到张腾都发了脾气,楚千淼也意外极了,她马上问怎么回事。

  周书奇说:“你等下要开会,那我就简单跟你说,起因就是企业的财务总监挑事儿,说成律师不专业,成律师就说,你是财务,我专不专业你判断不了,你得让你们法务跟我对话。”

  “但是法务正在跟会计师掰扯呢,掰扯掰扯,就把会计师掰扯发疯了,会计师先把法务骂走了,又怼哭了券商女保代,然后觉得不过瘾又开始炮轰我们律师方面,她居然给成律师上起课来了,说教得不得了!”

  楚千淼一早就听成筱冬跟她吐槽过,说她那个项目上的会计师特别事儿,还好为人师,天天特别愿意给别人上课,谱儿摆的比券商保代都大。而最可怕的是,好为人师的人一般都不认为自己在好为人师,总觉得自己懂得多,于是总爱挑别人的毛病,一旦别人不认可她挑的毛病,她就要和别人开始干架了。

  “你知道的嘛,咱们张律最护犊子了,会计师一开始给成律师上课,张律直接就炸了。他再也不忍着了,开始和成律一唱一和地回怼会计师,把会计师怼得气急败坏地摔杯子!他们一唱一和配合得特好,我在旁边溜儿也溜得给力到位!”周书奇骄傲兮兮地说。

  他说到这,问楚千淼:“这项目上的会计师都特别心,一个比一个爱给别人上课。学姐你说会计师都这样吗?”

  楚千淼立刻说:“别胡说,别张嘴就开地图炮,我们这项目的会计师就很好,你是遇上奇葩了。那律师里也还有特事儿特好为人师的呢!”比如所里那位看见她就笑得没好样儿的乔志新。

  周书奇感叹:“唉,我只是觉得这样的人太讨厌了嘛!”

  楚千淼也讨厌这样的人。人一自我感觉良好,难免爱教育别人。一件事端出来,别人先给你鼓励,他就先指摘你,找你毛病,教你做人。不这样可怎么显示出他的优越呢?这样的人着实讨厌,但楚千淼工作后发现,这样的人比比皆是,讨厌是讨厌不过来的,也犯不上和这样的人较真,笑一笑把他当成一阵无关紧要的风吹过就好。

  “你说了一大堆,重点呢?赶紧的,我得回去开会呢!”

  周书奇赶紧说:“哦哦哦,重点就是,张律让我告诉你一声,今天嘉乐远那边的会他过不去了,让你撑住场子,加油!”

  楚千淼说知道了,然后问周书奇:“张律现在人呢?还在吵架吗?他是好好先生,撒泼可比你差远了,要他还在吵架的话你赶紧回去帮忙!”

  周书奇说:“哦,张律现在被企业董事长请到办公室去哄了。学姐你安心吧,张律就是平时不爱和人计较,他真吵起来,那才是勇猛得无人能敌呢,他刚才护犊子的架势看得我目瞪口袋眼红心,我当时想我要是女的我就从你这移情别恋嫁给他去!”

  楚千淼没忍住噗一声笑出来:“他已经结婚了谢谢啊!”周书奇继续异想天开:“啊?这样啊,那我就趁他没结婚之前赶紧嫁给他!”

  楚千淼:“……”

  小泼男这逻辑,她觉得倒也没什么毛病。这么想着她忍不住又笑了。

  一道声音斜进来,那声音冷极了,像含着点怒气似的:“楚千淼,开会了不知道吗?想科打诨能不能请你另找时间?”

  楚千淼赶紧挂断电话。她回头看,任炎就站在会议室门外,面向着她。他脸上没有表情的表情像在南北极冰冻过。

  “开会材料都准备齐全了吗,确认过了吗?”冷冷的声音。

  楚千淼不由得浑身一哆嗦,回答一声:“准备齐了,确认过了。”她说完赶紧走进会议室。

  谷妙语一回到家就发现楚千淼在不停鼻子。一地都是鼻涕纸。谷妙语由此推断出,楚千淼是在哭!

  谷妙语吓坏了。

  她记得楚千淼上回哭还是几年前呢,那次好像是因为她给一个学长递情书失败了,觉得很没面子,气哭的。等哭完以后她就没心没肺地粉了。这之后的几年,她就没再哭过。

  可今天是怎么回事呢??

  谷妙语赶紧放下东西,凑到楚千淼身边,小声小气又小心地问:“水水啊,怎么了?怎么哭了呀?”

  楚千淼又出张纸擤擤鼻涕,带着浓浓的鼻音犟嘴说:“没哭,谁哭了?谁哭谁是驴!”

  谷妙语叹口气:“你就承认自己是驴吧!来,告诉我,到底因为什么事儿你哭着变成驴的?”

  楚千淼使劲了下鼻子,说:“我被任炎了。”

  谷妙语从沙发上一个弹跳站起来:“我找他拼命去,凭什么你!”

  楚千淼把她拉回来,着鼻子说:“算了,这回是怪我自己。今天开中介协调会之前,周书奇给我打电话,说张律要跟我说件事。我出去接电话的时候跟他多聊了两句,就那会任炎冲出来问我材料都准备齐全了吗,我说准备齐了。结果我尽调的底稿里少了一份工程合同,是嘉乐远给一家公司做装修工程的,工程款是7000万,刚履行完,嘉乐远的新法务没和我及时做对接。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任炎却很及时地掌握了那份合同,开会的时候他提起了那份合同,我没反应过来,加上我们张律没到场开会,嘉乐远的董事长心里不太痛快,就有点借题发挥质疑了一下我们中介机构的工作能力。”

  开完会任炎还冷脸厉声地说了她,说上班时间她别只顾着和男人打电话科打诨,上班时间是用来上班的。

  他是在尽调办公室里训的她。她当时很沮丧,但忍住了没哭。可一回到家之后不知怎么,就越来越憋不住了。眼泪像不听使唤似的,自己就从她身体里往外

  她其实和谷妙语约定过,彼此都要做坚强的人,不能动不动就哭哭啼啼,谁动不动哭哭啼啼谁以后给对方打一辈子洗脚水。

  可今天不知道怎么,她就是被他损得心里难受。对瀚海家纺招股书的时候他也损她,她那会儿伤的是自尊。但这回,她伤的除了自尊好像还有一点心。

  她着鼻子想,是不是自己心路历程起了什么变化。

  白天开完会回到尽调办公室,任炎把楚千淼训完以后,趁着楚千淼出去,秦谦宇弱弱地问任炎:“领导,你刚刚是不是有点太严厉了?我觉得那份合同的事与其说是千淼的问题还不如说是企业新法务的问题…至于董总的那个态度,她也是上回开会当着律师没了面子,这回多少想往回找补找补吧…”

  任炎听着秦谦宇的话,什么也没说。

  下班回家后,他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城市夜景,脑子里浮现的却是白天被他训完的楚千淼一张快哭出来的脸。

  他站在窗口前反省自己,白天是不是有点太过严厉了。

  他那样生气,到底是因为工作,还是掺杂了私人情绪在里边?

  他抬手捶捶口。

  他觉得自己变得好像有点不受控制了。

  作者有话要说: 雷桃花:阿任你哭千淼的场地不对,你检讨一下。

  任炎:嗯,下回我换个kingsize的bed哭她。

  小喇叭:我就冒泡说一句话,任炎是个臭牛忙!
上一章   服不服   下一章 ( → )
为你千万遍席先生是宠凄捉住你啦现在立刻,逮在影帝家做保老婆你最大喜欢我一下听声辨罪为你打开时间封先生的宠爱
精彩小说网会员红九精心整理无错纯文字版综合其它《服不服》最新章节: 第35章第二次流泪,供书友在线免费阅读与下载,如果您喜欢综合其它服不服,那么请将服不服无弹窗全文阅读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