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不服第120章他必须得栽 作者:红九
精彩小说网
精彩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小说排行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精彩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服不服  作者:红九 书号:49666  时间:2020-1-13  字数:11185 
上一章   第120章 他必须得栽    下一章 ( → )
  楚千淼接通电话, 杜啸峰朗的声音透过话筒传过来。

  他告诉楚千淼,他到北京来了,问她有没有时间, 一起吃个饭。

  楚千淼连忙说:“当然有,按照咱俩事先的约定, 这饭得我做东!”

  她和杜啸峰约好晚饭见面, 她问了杜啸峰下榻酒店的地址后, 对杜啸峰说:“我等下就在您酒店附近找家馆子,订好位子之后我发信息给您。”

  杜啸峰豪地笑着说好,又说跟你吃饭我可真省事儿,路都不必我多走。

  挂断电话前, 楚千淼抬眼看了眼任炎, 而后她对杜啸峰说:“杜总要是不介意的话, 我想晚饭的时候多带一个朋友一起去。”

  杜啸峰连忙纠正:“别叫杜总了,我现在不是总, 叫杜哥!”顿了顿他说“带!别说一个朋友,七个八个你都一起带来,热闹!反正你买单, 哈哈哈!”

  楚千淼也笑起来。

  挂断电话, 她对任炎说:“敢问任总,晚上有没有兴趣陪小的一起去赴约?”

  任炎挑挑眉梢,一副不动声的样子问:“你之前汽配项目上的那个老板吗?怎么想起带我一起去。”

  楚千淼心说你听我和杜姓男子讲电话的时候,表情不要显得太探索了。

  不过为了保全上司男友的高冷颜面, 她还是说:“想让外面人见识见识,我司董事总经理的颜值和眼光是多么的出类拔萃业界标杆。”

  任炎微挑一下嘴角:“颜值这个不用解释。眼光出类拔萃这点,怎么说?”

  楚千淼往前凑低声儿:“您多会挑女朋友啊,就这眼光,还不绝了!”

  任炎看着她,撇开头一笑。

  她现在拍彩虹都知道捎带着自己了。

  晚上楚千淼任炎和杜啸峰在约好的饭馆子见了面。

  楚千淼一进屋就对杜啸峰介绍任炎说:“杜老哥,这位是我的顶头上司,我们力通投行部的顶梁柱,任炎任总。”

  杜啸峰连忙和任炎握手,直说幸会幸会。

  席间他丝毫不掩饰对楚千淼的格外好感和另眼相看,但他的格外好感和另眼相看都很坦坦光明磊落,不会叫席间任何一个人觉得不舒服。

  三杯酒下肚后,楚千淼问杜啸峰最近怎么样。她没有明晃晃地问逐风汽配的事您解决得怎么样了,她怕事情万一还是无解死题,杜晓峰会陷入惆怅难过的情绪里。

  杜啸峰却豪一笑,自己先把逐风汽配的事讲出来了底。

  “最近要说我过得好,也好,要说我过得不好,也不好。千淼啊,我把逐风汽配的股权转让出去了。”

  楚千淼闻声眼睛一张,默默一惊。逐风汽配是杜啸峰这十几年来的心血,也是他未来的指望,他居然把股权都转出去了…

  所以一定是被刘正伤得透了,失望极了,才会这样做吧。

  她心下有些凄然。

  杜啸峰却笑着说:“哎,你看你那是什么表情!有人愿意接手我手里的股份,给的对价还不低,我看着刘正又闹心,那把股权转出去换来一大笔钱握在手里,这不是件皆大欢喜的事吗!”

  道理楚千淼都懂,话也是这么说没错,但逐风汽配毕竟是杜啸峰的心血。为了让逐风汽配上市,杜啸峰不惜把啸林汽配的股权转让出去。可如今,他连逐风汽配也没留住。

  如果不是对刘正的背叛彻底感到心灰意冷,他也不会走出这样一步决绝的棋。

  任炎在一旁说:“杜总潇洒有魄力,这点实属难得。”顿了顿他又说“我如果没猜错,杜总转了股份之后手里有了一大笔钱闲置着,实业您做过两个汽配公司后恐怕是不想再做了,所以这次来北京,主要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投资项目可以让手里的钱增值吧?”

  杜啸峰眼睛一亮:“原来我就听千淼他们说,他们的领导是个神人,我这回算是见识到了,任总您确实神,一猜一个准儿!没错,我这次来北京就是干这个来的!北京是金融中心,好项目好资源都往这里汇聚,前几天有个见过几面的朋友说最近北京有个投资方面的高峰论坛,我这不就赶过来探探路。”

  楚千淼转头看了眼任炎。要不是杜啸峰在,她恐怕自己得变身妹了。任炎就是任炎,始终是她心目中一块无可替代的老辣老姜。

  任炎微笑一下,说:“杜总如果信得过,我可以把一位做投资的朋友介绍给你,他可以帮你提供一些可靠的优质项目。”

  杜啸峰连忙对任炎敬酒说谢谢:“现在干投资,什么最宝贵?可靠最宝贵,我这可得好好谢谢任总了!”

  这餐饭结束前,杜啸峰对楚千淼说:“千淼啊,老哥哥给你测试过了,你这男朋友找得好,大度,不猜忌,不妒忌,有好资源还愿意分享,真好。你俩般配!”

  楚千淼的耳朵一下有点烧。原来他看出来了。原来他席间的好感放送是有意为之。

  她腼腆又微窘地笑了下,问:“杜哥怎么看出来的?”

  任炎还是淡定样子。杜啸峰一脸促狭:“你老哥哥我也是滚过风月的人,我看兄弟的眼神有点跑偏了,可看有情人还是火眼金睛得很的,你们俩偶尔对视的那个目光啊,噼里啪啦的,我一看就明白了!”

  楚千淼坦率道歉:“不好意思杜哥,不是有意隐瞒你,只是我们俩的关系还不到公开的时候!”

  杜啸峰摆摆手:“这有什么好道歉的!”他转头对任炎哈哈笑“任总,你有福气,千淼这样的姑娘,见过的世面越多,喜欢她的人越多,但这么好的姑娘不喜欢别人偏偏喜欢你,老哥哥我羡慕你的!我说句托大的话,你可得好好珍惜她啊!”任炎临别前和杜啸峰又握了握手。两个人没再多说什么,但很多男人之间的话都已经在那一握里。

  回家的路上,楚千淼忍不住唏嘘:“谁也没有杜啸峰活得通透,换了别人肯定还纠在逐风汽配股权的烂摊子里,他却能做到拔脚就走。真是拿得起,放得下,活得潇洒。”

  她转头对任炎说:“他今天给我启发的,遇到难解难的事,不如索身离开,搅和在里面或许永远是条死路,但身离开了可能会别有一番天地呢!”

  任炎看着前方的路,回味着她的话。

  她现在可真是洒得都叫人有点害怕。

  十一之后,楚千淼的项目组进驻企业现场,唐捷和王骏那边的会计师和律师也一并进了现场。所有项目人员搭配和做逐风汽配时几乎一样,因为之前大家已经合作过,再次展开工作时每个人的默契度都非常高,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地展开并推进。

  各中介机构之间的配合完全没有问题,企业就在北京,大家都守家在地不用长时间出差,这也是件值得庆幸的事。唯一的问题是企业里难的人有点多。

  唐捷私下里对谷妙语感慨:“以前觉得力涯有一个窦珊,都够我们喝一壶的了,现在好么,公司的窦珊,我都快喝得倒地不起了!”

  鉴于难的人物太多,施展业务能力做项目之余,楚千淼还要运用人际手段斡旋人际关系,平定难的人,安抚项目组人马。她越来越觉得,站在统筹位置上的领导者,不是那么好当的。也是站到了这个位置上以后,她才能更深切地体会到从前任炎为他们扛掉了多少人际纷扰和企业施,才给他们屏蔽出一片太平天地专心做项目。

  十一月,发生了楚千淼人生里的一件大事。她和谷妙语都买了房子。她们把房子买在各自上班方便的位置上。接下来是对房子进行装修,等房子装好了晾晾味道,她们也该各自搬家了。长久以来的互相陪伴从此将宣告结束,两个人即将展开各自独立的生活旅程。

  楚千淼房子的装修交给了谷妙语的公司去做,设计由谷妙语亲自刀完成。

  楚千淼骄傲地对任炎说:“我们小稻谷,谷总,今时可不同往日,可不是谁都能找她亲自做设计的!我的发小厉害吧?”

  任炎笑笑,摸了摸她的头说,你说什么都对。

  楚千淼一想到房子装好之后就得搬家,不由有点伤感。谷妙语也很伤感。她们从毕业就待在一起打拼,每天一起出门,一起去坐人挤人挤人的地铁,挤别人也被别人挤,最终挤出了今天的这些成就。成就来了,也到了即将分别的时机。

  因为分离在即而都觉得伤感的两个人就此约定,好好珍惜这最后的相聚时光,在装修期间,两个人都减少外宿时间,过好这仅存的相依为命的日子。

  谷妙语加完班不再睡公司,楚千淼也尽量减少留宿公寓。即便去了公寓,喂任炎后,她也要回家来住。

  谷妙语对此无限唏嘘:“水水,真的我太感动了!你去给任炎睡一下就回来陪我,能从他的上爬回来,你这得是多么坚强的意志力!”

  楚千淼立刻横眉立目:“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我去给他睡一下?是我去睡他一下就赶紧回来陪你!”

  谷妙语连连点头:“嗯嗯,这么一改动我更感动了,感觉你都没尽兴似的就跑回来陪我了!”

  楚千淼:“…”她听周书奇说邵远就要回来了。她希望到时候谷妙语还有这样活泼泼地调侃她的力气。

  进入十二月,北京冬天的寒冷发作起来。项目上企业的人被冷空气一冻脾气更坏更难了,有些变本加厉地折磨人。

  楚千淼把能帮下面项目人员扛下的压力都扛了下来。对任炎汇报工作时,对于这些事情她只字不提,也代侯琳、卢仲尔和王思安都别提。

  最近公司总部有些暗汹涌,人事方面似乎会有大调整。谁也说不好这调整会不会波及到下面的投行部。如果会波及到,那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就是几个部门的负责人。任炎有他的压力要扛,所以她在项目上这些事情,还是由她自己处理和化解得好。

  这天任炎却把楚千淼从项目上叫回了公司,让她汇报一下项目情况。

  坐在任炎的办公室里,楚千淼淡然地说,项目上一切都好。

  随后她岔开话题低声音问任炎:“学长,听说你最近经常跑总部…似乎总部最近有些动、要有一些人事变动?”

  任炎睨她一眼,说了声:“秦谦宇那个大嘴巴告诉你的?”

  楚千淼:“…不是。”

  “但你脸都写着是。”

  “…”任炎对楚千淼说:“这些事情不用你管,你也管不到。你的本质工作就是把项目做好,做出成绩。”

  顿了顿他又把话题拉回到最开始:“项目上确实一切都好吧。”

  楚千淼点头:“都好啊。”

  任炎沉一下,直接问:“没有特别难的人和事吗?”

  楚千淼:“…没有。”

  “我怎么听说有。”

  楚千淼咬牙:“侯琳听我的话不会说话,所以是卢仲尔和王思安那两个大嘴巴告诉你的吧?”

  任炎:“…不是他们。”

  “但你脸都写着是!”任炎笑了。为这一会河东一会河西的场景转换。

  门口有敲门声,任炎说了声请进。侯琳端着笔记本电脑进来,眼圈鼻头全都发红,一张嘴声音委屈又愤怒,可又不得不压制情绪,她对楚千淼说:“楚总,您能回办公室吗,我有事向您汇报…”

  楚千淼知道一定是企业的人又为难侯琳了,她有点心疼也有点生气。

  她刚要起身,任炎却开了腔:“楚总不回去,你有事就在这里跟她汇报。”

  声音清冷,眼神犀利,侯琳端着电脑瑟瑟发抖。

  “楚总…”侯琳向楚千淼求救。

  楚千淼还来不及说什么,任炎挑眉出声,声音比刚才还具威严力:“她是你领导,我是你领导的领导,她都需要向我汇报工作,怎么,你还有不能向我汇报的事?”

  楚千淼看到侯琳快被任炎吓死了。

  她叹口气,赶紧对侯琳说:“你就在这跟我汇报吧。”

  侯琳虚虚地走上前两步,把电脑放到楚千淼前面,说:“我写的文件,领导你都审阅过来的,可是我发给企业的办公室主任,发了好几次,他就非说这里需要改那里需要改,不改好不能提交给董事长看…可是这个我们着急等着他们盖章啊!”楚千淼手指点在触摸板上,浏览着侯琳和企业办公室主任的邮件往来。

  越看越气。

  这位办公室主任把中介方项目人员不当人使的态度比当年窦珊还有过之无不及。楚千淼明白办公室主任这是什么意思,他要用这些邮件往来向董事长证明他对工作认真负责不说他还有强大的业务能力,是他来来回回指导券商改了那么多遍材料,材料最终才能像样地呈现在董事长面前。

  楚千淼抬头对侯琳说:“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来处理。”

  她说这话时,声音沉稳,气场强大,从容又有威严,像有磅礴的气势蕴藏在她身体里,隐而待发。她和她的话莫名叫人安心。侯琳两只眼睛里出崇拜的光。

  “谢谢领导!”她端着电脑退了出去。

  楚千淼抬头看向任炎,撞向他幽深目光和微微挑起的一边嘴角。

  她冲他一笑:“任总一定想看我怎么处理对吧?那请问任总,可不可以借您的电脑一用呢?”

  任炎摊摊手,从皮椅里起了身。楚千淼走过去坐进皮椅里。椅子上还带着他的体温,触得她心神一。任炎站在一旁,两手抄进子口袋,垂着眸看她打算怎么做。

  她开始在他的电脑上操作。

  打开邮箱,下载侯琳抄送给她的文件。进入写新邮件的界面,把文件添加到附件里。

  她一边操作一边对任炎说:“这个企业的办公室主任,是当年窦珊的升级版,整一个的窦珊plus,从开始做项目就一直卡着项目组的各种文件,改制方案、项目进度安排、所有项目报告,他总能给你挑出那么一丁点的毛病,然后打回个五次八次地让大家改,说改完才能上报董事长,还说董事长忙,不成形的文件发邮件时就别抄送董事长去烦他了。”

  楚千淼在发送栏里选了企业办公室主任的邮箱,又在抄送栏里输入企业董事长和所有项目组成员的邮箱。别人抄送不了董事长,她是整个项目的总负责人,她抄送一下,办公室主任也说不了什么。

  一边点着鼠标操作着这些,楚千淼一边继续对任炎说:“企业的董事长本人也是个的人,耳子软得像面粉捏的,一吹点什么风他立刻就信,办公室主任说要修改他就觉得肯定需要修改。”

  楚千淼选完发送对象,在邮件正文里用公文格式对办公室主任写了句话——材料如附件,请查收。

  企业办公室主任很快回复一封邮件过来:材料正文内企业未来发展部分应该再修饰一下。

  楚千淼看了看邮件,没动作。她抬头跟任炎聊了会儿天。

  她坐在他的皮椅上,手撑着一侧脸颊,侧抬头看他。他站在她旁边,两手抄在子口袋里,垂眸看她。

  冬日阳光从窗口晒进来,把他们的两两相望晒成了光灿灿的一幅画。

  聊了一会儿任炎问楚千淼:“打开文件,我看看企业未来发展那里怎么了。”

  楚千淼对他说:“领导,你不用看文件内容,那部分我仔细审阅过,没有任何问题。下面我带你欣赏一出好戏!”

  楚千淼当着任炎的面,把刚刚那份文件,一字未改,又添加在附件里,然后选了办公室主任,抄送董事长和整个项目组,并在邮件正文里写:材料修改终稿如附件,请查收。

  过了一会儿,办公室主任回复邮件过来:这回修改过的材料很好,可以了。

  任炎站在一旁挑挑眉。

  楚千淼马上又发了一封邮件,添加同一个附件说:不好意思,刚刚发错了文件,刚刚的文档是一字未改的版本。这个文档才是最后修改的材料终稿。另外,有些文件如果改和未改,区别并不明显,那么我们建议办公室主任,尽量减少这些没有实质修改的形式修改程序,这样很耽误工作效率,也影响公司的上市进度。

  办公室主任半天没有回复。那句“改和未改,区别并不明显”漂亮又体面地打响了他的脸。

  董事长倒是回了一封邮件:办公室主任,马上对比出几稿材料修改过的地方,对比完送到我办公室。

  楚千淼看着邮件笑了。她的一番操作让企业董事长看明白了,办公室主任其实很可能看都没看过那些文件就在闭眼挑毛病,显得很能干似的。

  楚千淼抬头看任炎,任炎冲她一挑眉。

  而后他冲她挑起嘴角。

  “贼。”他说。

  楚千淼笑:“你教的!”

  她还笑着说:“觉不觉得这一幕有点熟悉?当年你护着我,现在我也能护着我的部下了!”

  任炎又挑挑眉,说:“但你这样很可能会得罪了办公室主任,有没有想过之后会耽误工作上的对接。”

  楚千淼沉稳依旧,丝毫未慌:“我刚刚发邮件前就想到了这点,但我又想了下,以后财务部分的工作我叫人和财务总监对接,行政部分的工作由行政负责人对接,业务与技术部分的工作可以和企业技术人员对接,也就是需要董事长签字盖章的文件,需要这个办公室主任对接。那简单,以后由我直接和董事长对接就行了。我想我也用不着让每个人都满意,这很不现实,我只要让不满意的人的领导满意就可以了。”

  顿了顿,她仰头对任炎一笑:“再说我现在不到三十岁,办公室主任四十几了,未来的事业,我走上,他走下,我没有道理顾忌他,应该他顾忌我才对。”

  她这番话说得霸气十足。

  任炎看着她,一瞬不瞬,心腔里无声澎湃。他带出的姑娘,如今越发的了不得了。

  他来不及说话,蓦地楚千淼和他的手机开始在桌面上疯狂地一起震。

  他们共在的部门群里,侯琳卢仲尔和王思安正在疯狂刷屏。他们把楚千淼发邮件的截图发到了群里。

  侯琳:领导太帅了!真的太帅了!领导你a爆了,我好想嫁给你啊!

  卢仲尔:秦谦宇 刘立峰 孙伊 闫允强快来看!咱们楚总,刚不刚!刚得是不是很有谋略!

  王思安:任炎领导!咱们楚总现在太有您的风范了,又护着下边的人,又刚,又刚得有勇有谋噎死对方!

  秦谦宇:我靠!我靠!我靠!重要的我靠要靠三遍!千淼,我睁不开眼睛了,是你在发光吗?!

  楚千淼笑着收起手机,起身把位置还给任炎。和任炎错身而过的时候,他擦着她耳边回了她刚才的话。

  “这一幕是熟悉的,你能独当一面,护着下属,像曾经的我。但你做得比我有技巧,看得也远,你超过我了。”

  楚千淼顿时站在原地一时抬不了步。不知道是被他苏的,还是被他夸的。

  她扭头,看到任炎已经坐回皮椅里,又变成了她的领导,心中有数运筹帷幄的任总。

  他忽然抬头冲她挑眉:“还不出去工作?在我这里打算待到下班?”

  楚千淼:“…”任炎微微一挑嘴角:“现在我不用跟着你心了,你已经有足够能力应付项目上的各种压力。去忙吧。”他淡淡地说着,语气里尽是欣慰。

  楚千淼带着灿烂笑意走出任炎的办公室。

  到了今年年底,力通证券对瀚海家纺的持续督导期即将届。从准备上市的一年多时间,加上公司上市以后两年多的持续督导期,一共这四年多的时间里,周瀚海为了感谢任炎一直以来对瀚海家纺尽职尽责的工作和督导,特意在年底前一天邀请任炎吃饭。

  周瀚海也叫了楚千淼和秦谦宇。秦谦宇陪着媳妇儿提前回老家过元旦,于是最终是任炎带着楚千淼去赴约。

  周瀚海一见到任炎就很高兴:“这几年我认识的人里,最欣赏的就是你们任总!”他还不掩饰自己对任炎的欣赏,对楚千淼说。楚千淼心里隐隐有点骄傲。她暗自得意地想这么出众的爷们可是她的男人。

  席间周瀚海很感慨地说,这两年公司的效益一直不太好,业绩持续走低,如果再这样下去,恐怕会出现亏损。他还对楚千淼说:“现在收益的大部分都是来自电商部分,说起这个还得好好谢谢千淼,不,现在是楚总了,当年还是你给我提的建议,说未来是互联网的天下,让我加大电商运营建设来着!”(19)

  楚千淼连说不敢当。

  在晚宴快结束的时候,任炎给周瀚海吃了颗定心丸:“周总您也别太担心,明年如果公司的业绩还是不见好转,我们到时也可以想想别的运作方案,比如收购个效益前景都不错的公司之类的。”

  吃下这颗定心丸,周瀚海把一直绷得紧紧的自己一下舒展开了:“我就知道,任总你是我的福星,只要有你在,我的困难都能刃而解!”

  吃完饭,任炎送楚千淼回家。

  车子到了家楼下,任炎拉着楚千淼吻了一会儿。正吻着,楚千淼的手机响起来,是她父母发了视频通话的邀请过来。

  任炎把车里的灯打开。楚千淼接通了视频。

  楚爸爸楚妈妈隔着手机屏幕麻地叫着“淼淼宝贝”他们问淼淼宝贝元旦回不回家,还有妙妙宝贝她呢,她回不回家。

  楚千淼告诉楚爸爸楚妈妈:“我们俩现在都忙,不仅工作忙,我们俩的房子还都在装修呢,得时不时盯一下。再说元旦假短,我们俩就都不回去了!”顿了顿她有点兴奋地说“爸妈,等我房子装好了,接你们俩过来住!”

  楚爸爸楚妈妈一脸的不以为然:“北京那么挤,人又多,卖东西还贵,我们可不爱去!”

  楚千淼笑起来。十个在北京打拼的人里,有八个人的家长都会这么说,说北京挤,说北京闹,说北京什么都贵。可跟外人聊起天的时候,又会忍不住骄傲地告诉人家:我家孩子在北京呢,工作生活都扎了。等对方说:那可是首都呢,能落下脚可都不容易,都得有点本事。你们家孩子真厉害!这时他们心里且骄傲着呢。

  所以他们说不爱来,也不外是不想给儿女增加负担罢了。

  楚千淼看着屏幕里的爸妈,心里暖融融的。

  “没事儿,你们尽管来,你们来了我就买车,不让你们挤!你们闺女我现在挣得可多了,等你们来了我给你们发零花钱,想买啥买啥!”

  楚爸爸楚妈妈开心得直笑。

  任炎在一旁看着楚千淼和她爸妈的互动交流。狭小的空间内,空气似乎都变得温馨幸福起来。

  真是足足的人间烟火气。

  视频里楚妈妈忽然说:“淼淼啊,我昨天跟小妙妙聊天,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说漏嘴了,说你有对象了?”

  楚千淼飞快瞥一眼任炎,再转回头看向父母,有点腼腆:“嗯,我有对象了。”

  楚妈妈一脸不信:“我怎么觉得你在懵我和你爸呢?你是不是和妙妙商量过,骗我们说你有对象了,这样就省着我给你安排相亲了?淼淼妈妈给你说,骗人可不好,骗人的孩子都应该扔河里,你可不能骗妈妈,有对象就有,没有要诚实说,妈妈好找你那些大姨婶子发动起来给你介绍相亲!”

  楚千淼余光扫到任炎都快把眉毛拧成麻花了。她赶紧说:“妈,我真有对象了!”她想了想,告诉楚妈妈“对了 ,你可以去问我干妈,上回她和我干爸到北京来,他们和我、还有一个男的,我们一起同桌吃饭来着,那男的就是我男朋友!”(46)

  楚妈妈说:“但干妈干爸回来说,那是你领导啊!”楚千淼说:“领导被我拿下了!”

  楚妈妈:“我还是不太信。”楚爸爸跟风:“对对,你就是逃避相亲。”

  楚千淼快崩溃了:“你们等等!”

  她一把拉过任炎,让他入了镜。

  “妈,爸,来,给你们隆重介绍一下,这就是我男朋友!”

  她又对任炎说:“我爸我妈,快,打个招呼!”任炎叫了声叔叔阿姨。他的声音里有只有他自己知道的一点忐忑和紧张。这情绪简直叫他陌生,他好像半辈子都没有紧张过了。

  楚妈妈看着任炎眼神一亮:“小伙子你好!”顿了顿,她又哎一声,对楚千淼说“哎不对,淼淼啊,你不是随便抓个手边的同事过来虎我和你爸吧!”

  任炎看着这对朴实可爱的父母,嘴角忍不住上翘。

  楚千淼让楚妈妈得没招了,举着手机说:“行,妈,你就我在大庭广众不道德吧!看好了啊!”她说完一转头,对着任炎的脸使劲啵了一大口。

  任炎被她啵得一愣,随后眼都是宠。

  楚千淼再看回视频时,楚爸爸楚妈妈激动极了,他们已经忘记了女儿是谁女儿在哪女儿在干什么,他们的视线焦点只在任炎那里:“小伙子啊,什么时候来叔叔阿姨家里串门啊?阿姨给你做一盆红烧吃,特下饭特香!”

  …

  直到挂视频之前,楚千淼的存在都约等于零。

  视频挂断以后,楚千淼一脸忧郁地问任炎:“你说我不会是我家捡回来的孩子吧?!怎么一看见你他们就看不见我了呢?!”

  任炎拍拍她的头,被她逗笑了。

  “胡说八道。”

  怎么可能呢?她拥有那么温暖的家那么温暖的爸妈,连带着都让他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过完新年,楚千淼听说之前贺逸辉他们放弃的那个企业快要上会了。

  楚千淼找到企业预披的招股说明书来看。她发现企业比同行业其他公司高出的一大截应收账款没有了——他们确实做没了这个问题。但这更暴了其他问题——企业的应收账款没了,整体利润却不降反增。

  这就非常有问题了。企业的实际利润就那么多,他们没有继续用应收账款造假,利润却更升上去了,这说明企业用了其他办法进行财务造假,并且造得比原来还多。

  楚千淼开始整理举报材料。她之前在项目上给那些造假凭的公正对比拍过照片。她把它们打印出来。她在举报材料里写明了公司之前财务造假的手段、公司的实际利润、公司现在的利润,从而推导出公司必然用了更过分的财务造假的手段的结论。

  她把整理好的材料举报上去。

  举报很快有了反馈,这家问题企业被中止审查,原因是企业的签字保荐代表人、签字律师、签字会计师等中介机构签字人员因涉嫌违法违规,监管机构对该企业履行中止审查程序,展开进一步调查。

  楚千淼想,乔志新在这个项目里干过的事,是绝不经查的。协助伪造财务凭证财务数据、涉嫌受贿,这些事情细查下去,不只吊销律师执业证书那么简单,他甚至面临着一定的刑事处罚。

  至于券商和会计师方面,被查这么一遭也不算冤。所有不走正路的人,都应该受到应得的处罚,这是对其他安安分分走正路的人的一份该有的公平。

  楚千淼晚饭多吃了一碗,她边吃边想,还能干点什么,可以让乔志新栽得更加踏踏实实呢。

  作者有话要说: 任炎:今天又是我的妞闪闪发光的一天!
上一章   服不服   下一章 ( → )
为你千万遍席先生是宠妻捉住你啦现在立刻,逮在影帝家做保老婆你最大喜欢我一下听声辨罪为你打开时间封先生的宠爱
精彩小说网会员红九精心整理无错纯文字版综合其它《服不服》最新章节: 第120章他必须得栽,供书友在线免费阅读与下载,如果您喜欢综合其它服不服,那么请将服不服无弹窗全文阅读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