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起的简宁川第一百一十章大结局 作者:徐徐图之
精彩小说网
精彩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小说排行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精彩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了不起的简宁川  作者:徐徐图之 书号:49951  时间:2020-4-7  字数:11169 
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章 大结局    下一章 ( 没有了 )
  简宁川送了李铮回酒店, 没急着走,想和李铮再聊一会儿。李铮先和导演打电话, 说下和周放见面的情况。

  简宁川听他对导演夸周放, 与有荣焉,给周放连发了几条消息表白,还没发完, 李铮打完电话过来,坐在他旁边,他忙飞速发完最后一条,把手机放下。

  斜着眼睛看他发微信的李铮忙收回视线。

  简宁川:“??”

  李铮见已被发现,故作面瘫道:“咳, 你和周放有什么事吗?”

  简宁川道:“没什么事啊,就是师兄弟。”

  李铮别有用意道:“你这周师兄看起来比霍浮…”

  简宁川预感他要挑剔霍浮, 马上一本正经打断他:“爱情不能用眼睛辨别, 而要用心灵来判断——这是你的大前辈,莎士比亚说的。”

  李铮道:“那莎士比亚还说,草率的爱情少美满。你就是太草率了。”

  “不聊这个啦,”简宁川掏出平板, 狗腿道“华语影坛最伟大的编剧李铮老师,我们来聊聊我的新剧本。”

  李铮敲他头:“好好说话,你在给我刻墓志铭吗?”

  简宁川:“呸呸呸。你是最帅最有才华的编剧!”

  李铮谦虚说:“那不至于。但我是最有钱的。”

  简宁川:“…爸爸厉害。”

  两人聊了一会儿《水中花》的剧本。

  李铮是专业人士, 也是从《水中花》那个年代生活过来的一代人,这个故事的很多东西, 他有着简宁川无法触及的解读角度,对简宁川都很有帮助。

  “甘小洪这本子还有意思的,商业片的配置来拍文艺片,也就是他敢这么搞,别的小导演没这资本,怕赔钱是一方面,关键没大导演招牌,恐怕过审都有点难。”李铮感慨道“他今年都六十多了,说不定这部就是封山之作,奔着国际A类大奖去的。”

  简宁川点头说:“霍老师也是这么说的,他还在家里偷偷叫我影帝,被我打了一顿才不叫了。”

  李铮好笑道:“夸张,真打吗?”

  简宁川做出一张直男癌脸,恶狠狠道:“那当然了,老婆不听话就是要打的。”

  李铮识破他,道:“胡说八道,又来骗我。”

  简宁川:“嗯?又?”

  他马上想,啊呀我去,难道干爹知道霍浮老婆的百科年龄作假了吗?!

  李铮想,懒得揭穿你这个打肿脸非要充小攻的小骗子。

  他常住这家酒店,会员级别够高,客房管家按门铃,来送了瓶红酒。简宁川开门,让了管家进来。

  李铮兴趣缺缺道:“放着吧。”他自己有开酒庄,自然看不上这种赠品。

  简宁川就没关门,等管家放下酒出去。

  管家开了酒瓶,又把酒倒进醒酒瓶里,动作优雅,也很缓慢。

  简宁川:“…”这管家他见过,上次他来这边找李铮,李铮当时住后面的四合院套房,就是这位管家带他过去的。

  管家很年轻,长得也相当帅气,穿了身不夸张的改良燕尾服,衬得本就极好的身材堪比男模,他一边倒酒,一边笑容可掬,眼睛还望着李铮。

  简宁川瞬间感觉整个房间都是基情的味道,年下小狼狗X雅痞帅大叔,咦?好像有点萌怎么回事?!

  直到帅管家倒完酒离开,什么都没发生。李铮捧着平板沉浸在剧本里。

  “这管家小哥哥好帅!”简宁川扑到李铮面前,花痴状道“你上次在这家住了几个月,和小帅哥朝夕相处,就没发生什么吗?我看他似乎对你很有意思啊!”李铮不悦道:“我很像个随便的人吗?”

  简宁川忙说:“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爸爸,我只是希望你能过得快乐一点。”

  李铮:“快乐太难,不如希望我一直有钱。”

  简宁川:“…”李铮起身去倒了杯酒,品了一口便道:“太难喝了。”

  根本就还没醒好吧。简宁川说:“我也喝一杯。”李铮倒了杯给他,他喝了口也皱眉,果然难喝。

  但是李铮还是继续喝了下去。简宁川看他连喝了几杯,知道他心情不好,怕他全喝完要醉倒,忙抢过来,把手里的艮第杯倒,替他解决了小半瓶。

  酒难喝,还醉得快。

  两个人并排靠坐在沙发上,两双眼睛都有点发直。

  简宁川头晕眼花,还想做红娘,说:“我觉得送酒来的管家真的太帅了,你真不喜欢吗?”

  李铮道:“你想试试?我看他比霍浮强,起码年轻,还健康。”

  简宁川语一阵,又想起来前面的对话,道:“爸爸,你不要觉得我是文盲就蒙我,莎士比亚明明说的是,婚姻草率少美满。”

  李铮:“一样。”

  简宁川:“不一样!谈恋爱和结婚两回事,谈恋爱能深思虑吗?不能,深思虑应该和恋爱同步进行,不然慢慢想?等你想好了,人也被别人勾搭走了,还想结婚?想得美。你看我,恋爱谈了吧?老婆也有了吧?对了!你还没见过我的婚戒…”

  他抬起手,手指空的,想了一下才想起来,说:“放在家里了,改天再给你看,我和我老婆一起选的,特别好看,还刻了我们俩的名字缩写加生日。我的名字在前面,因为我是一家之主!”

  李铮道:“你发照片给我看过,就你过年在澳大利亚,还让我看你喂小袋熊。”

  “是吗?我都忘了。”简宁川笑两声,说“反正就是,谈恋爱不要多想,想太多没有用,搞不好你的意中人还跟谁就跑了,看上就要下手,下手晚就没啦,没了怎么办?只能回家抱着被子哭,而我这种不想太多的,就能回家抱着老婆哭,哈哈哈哈哈。”

  李铮:“…歪理。”

  简宁川:“怎么歪了?你认识我爸够早的吧,比我妈都早,你要是早下手掰弯他,说不定你俩就成了,反正他是个渣,你不掰他,他还要去祸害别人。”

  李铮:“…”简宁川忽然发现不好,道:“不对不对,你俩成了就没我了。还是必须要有我的,没我不行,没我的话,我老婆怎么办。”

  李铮:“川川,你妈妈…本来是我的女朋友。”

  简宁川一个灵坐直了,道:“啊!什么??”

  李铮却自悔失言,不想说了,道:“过去的事,没什么好说的。”

  简宁川哪里肯,往他腿上一倒,扑腾着耍赖道:“不!我要听!你不说我就哭!”

  李铮:“…”简宁川翻过身,仰面躺在他腿上,脑大开道:“爸爸,该不会我真的是你的儿子吧?”

  李铮一巴掌拍在他额头上,道:“够了!你不知道你和你爸长得一模一样吗?”

  简宁川:“谁想和他一模一样啊!我比他帅多了!”

  “那你是没见过他年轻的时候…”李铮说了半句又改了口“对,你比他帅。”

  简宁川道:“就是因为他年轻的时候很帅,才把我妈从你身边抢走了?到底怎么肥四啊?”

  李铮眼神闪烁起来。

  简宁川演技发作,瞬间双眼含泪,一脸悲戚。

  李铮:“…好了。”

  一个陈年旧事,有点狗血,还有点荒唐。

  简宁川的生母宁晓妍,和李铮交往过,由于她正当红,这段恋情并没有公开,知情人很少。

  李铮在工作中认识了简华,两人一见如故,成了好友。后来一次巧合,他带了宁晓妍和简华见面,宁晓妍移情别恋爱上了简华,两人和平分手,宁晓妍去追求简华,并且顺利和简华结了婚。

  在生下简宁川后,她患上了产后抑郁,变得多疑多心且易怒,和简华时有争执,在一次吵架后,她说没有安全感,要简华把几处房产改到她的名下。这个成为了两人感情破裂的直接导火索。

  “她当时状态不好,提这个要求也很不是时候,你爸刚好发现她和我在一起过,对她误会很大,以为她是看上了他的地位和物质条件,”李铮道“毕竟他俩婚前,我不过是个刚回国的小编剧,和你爸比差远了。再加上有居心叵测的人在他身边煽风点火,我解释什么他也不听,认定我和你妈妈是一伙的,雌雄双骗,要骗他的钱。”

  “…”简宁川不解道“那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告诉他?就他那种烂脾气,发现自己被瞒着,肯定什么都不听,分分钟是要炸的啊。”

  李铮苦笑道:“也不能全怪你爸误会,我没说,本来就是想过要报复他。你爸决定和宁晓妍交往的时候,还来问我,问我觉得宁晓妍怎么样。我能觉得怎么样?女朋友要分手,是因为爱上了我的朋友。我咽不下这口气,故意什么都没说,就想看他以后知道真相气疯的样子。当时太年轻了,如果知道事情会发展成那样…不,年轻不能拿来当借口。”

  他用手指碰了碰简宁川的头发,道:“川川,是我害你父母分离,又假装好人去照顾你,对不起。”

  简宁川:“…爸爸。”

  李铮愧疚道:“我不配你这么叫我。”

  简宁川利落地坐起来,说:“干什么?你是要我哭给你看吗?”

  李铮:“…”简宁川道:“这又不是你的错,我虽然没和我妈相处过,可是她生了我又不理我,想也知道性格好不到哪里去,我说她又美又温柔都是自欺欺人,我都知道的。现在听你这么说,她婚前不代清楚自己的恋爱史,婚后也不会好好经营婚姻,我爸就更离谱,连娶的老婆是朋友都不知道,他们两个糊涂鬼爸妈,就算侥幸没离婚,我跟着他们俩,也未必能过得有多幸福。”

  李铮道:“你妈妈是生病了才会那样,你刚出生的时候,你不知道她多开心,她很爱你的。”

  简宁川:“是爱过。反正我爱你,爸爸!”

  李铮:“…”简宁川:“你不爱我吗?你不喜欢我做你的儿子吗?”

  李铮双眼微红,道:“川川,如果没有你,我这些年都不知道要怎么过来。”

  简宁川双手捧脸劣质卖萌,说:“我是你的宝贝鹅子,你是我最亲爱的爸爸。”

  李铮快哭了。简宁川性格里最感的部分,还有泪点低,可能并不是遗传自血缘。

  简宁川又伸手摸他头,说:“爸爸乖,不要哭。”

  李铮拨开他的手,没有威慑力地骂道:“没规矩。”

  简宁川好奇问道:“后来呢?我爸和我妈感情破裂,他就去和我后妈搞上了?那你们俩怎么和好的?怎么你还借钱给他娶老婆?”

  李铮道:“毕芳晨一直很仰慕你爸,也许你爸那时候很需要一段这样的感情吧,这段我不是太清楚。你妈妈知道毕芳晨怀了孕,一时想不开割了腕。我觉得你爸其实已经明白是误会了她,只是木已成舟,回不了头,他俩在医院签的离婚协议,我当时在场,你爸是自己提出要净身出户。后来他和毕芳晨结婚,不想被人看笑话,婚礼办得太寒酸也不行,我就借了笔钱给他,话说开了,也就重新做朋友了。”

  简宁川:“那?你怎么对他有那个意思了?你不是也能喜欢女孩吗?”

  李铮:“我不知道。很突然的一瞬间,就发生了。”

  简宁川能明白这种感受。他也是在一个瞬间,忽然对霍浮产生了爱情。从前看小说,很多作者描述感情的发生是润物无声,以他的微薄经验看并不尽然,爱情的迸发可能就在那一秒里,爱上就是爱上了,而很多错过的人,差的也就是那一瞬间的火花四溅。

  他问:“你没有告诉我,我也不好意思追问你,你们都做了这么多年朋友,是因为什么翻脸了?”

  李铮自嘲一笑,说:“做了这么多年 ‘朋友’,我都没发现,他因为当年我隐瞒和宁晓妍交往过的事,一直在怨恨我,是我让他失去了最爱的女人,得不到儿子的谅解,是我让他过得这么不幸福。”

  简宁川听了个超级大的笑话,道:“他对你这么说的吗?!他怎么总是这样,什么事都怪别人?离婚怪你,我的事也怪你?是你拦着不让他理我吗?如果不是你让保姆阿姨天天放他主演的那些片子给我看,我早就忘了我还有个爸爸了!这种男人,你以后都不要理他,再见面还要大嘴巴他!狠狠他!”

  李铮:“对,我他了,然后我就回国了。”

  简宁川脑补了下那个场景,却完全开心不起来,他想象不出李铮当时以及之后的心情,忽而注意到李铮斑白的头发,心里一动,道:“爸爸,那你的头发…没事,不要说了,你现在和以后开心就好。”

  李铮笑笑,说:“我现在在做的这部电影,主角是个老废柴,和子离婚,还失去了孩子监护权,不小心就得了抑郁症,一夜白头…”

  简宁川:“!”

  李铮:“我没有抑郁症,这不是自传。”

  简宁川一脸怀疑且担心。

  李铮笑道:“真的,我那段时间是有点焦虑,去咨询心理医生,听他讲了几个病人的案例,职业病发作,就把几个人物糅合一下,写了这个本子。”

  简宁川问:“为什么取名叫《黄小药丸》?”

  李铮:“有种抗抑郁的胶囊,是黄壳子。”

  简宁川仔细看了看他,想确定他此时此刻是没事的。两鬓的白发是如此的刺目。

  李铮道:“好了,我已经好了。”

  简宁川想,真的好了吗?

  八月二十六,秦阵和文莹的孩子出生,七斤六两,是个女儿。

  简宁川全副武装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绝对认不出是谁,才跑去医院看文莹和孩子。

  他是第一次看到刚生出不久的小宝宝,皱巴巴看不出模样,文莹的妈妈一直说“孩子和秦阵一个模子出来的”他仔细看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看出来的,产房里几个新生儿长得明明都一样啊!

  他问秦阵:“妈,你怎么知道哪个是你女儿啊?”

  新晋爸秦阵咧着嘴合不拢,说:“我只要看上一眼,就知道哪个是我家小公主啦!”

  简宁川:“哇这么玄吗!父女之间有心灵感应?”

  秦阵道:“你以为演电视剧吗?她身上挂着身份牌啊!”简宁川:“…”他没有再在秦阵面前提起过曾和秦阵出演过腐剧的那个吃瓜少年。

  那个坐拥千万粉丝的萌宠账号再也没有更新过,大V和皮下那个人,仿佛都再也不会出现了。

  后来过了数年,威尼斯电影节,简宁川作为上一届的最佳男主角,做颁奖嘉宾给当年的新影帝,和主办方工作人员对接颁奖词的时候,意外地见到了挂了工作牌的韩小飞。两人寒暄几句,他得知韩小飞定居当地,从事传媒工作,他还注意到韩小飞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和戴在左耳的钻石耳钉一样闪亮。

  秦阵家小公主出生半个月,王子烨在欧洲工作才结束,回国第一件事也是到医院去看秦阵家宝贝,买了一大堆东西,还包了个很厚的红包。

  秦阵推着不肯收,王子烨说这是提前给的份子钱。因为他只能在家休息几天,稍后又要赶去纳米比亚,在那边录新一期节目,赶不及满月酒。最后还是硬给秦阵的妈妈收了。

  秦阵要在医院陪老婆,自然是走不开。

  这次就只有王叔叔和小简两个人一起吃了个饭。

  此时霍浮已经把王子烨和前东家的纠葛解决得差不多,王子烨和简宁川又成了另一种形式的同门师兄弟。但王子烨并不是简宁川工作室的艺人。

  霍浮的经纪公司版图不会止步于一间工作室这么简单,近来他的大动作不断,帮简宁川拿下出演甘小洪新戏男主角的片约,成功签约当红炸子王子烨,宣布在马上到来的秋天成立全新娱乐公司,并参与某视频网站(网站背后即是吴安迪的新公司)一档原创选秀节目的联合制作。

  “你老婆黑心商滴嗦,签老子是让老子去做评委!”王子烨喝了几杯,开始抓狂吐槽起霍浮,道“要不是看你面子,老子肯定要翻脸不认人!反正合同还没签,老子跑就跑了噻,他也没得办法。”

  简宁川感觉自己没有王子烨赚得多,这才是老婆的大摇钱树,替老婆赔笑脸,说:“合同一定大大的好!保证不会让王叔叔吃亏哒!”

  王子烨:“回家跟你瓜婆娘讲噻,老子不是那种忘恩负义滴小人,他帮老子摆平合约,才赔七bo万!简直就是不要钱噻!老子还他人情,也会好好当评委,但!四!”

  简宁川:“??”

  王子烨了把他的头发,道:“小简,好兄dei…”

  简宁川:“王叔叔你喝醉啦。”

  王子烨:“…没。”

  简宁川嚎哭起来:“我是你的大侄女啊王叔叔!神马好兄dei?!我妈生了闺女不要我了,你也不要我了!”

  王子烨犹如万箭穿心分分钟要哭了,悲情道:“来来来,王叔叔抱。”

  两个醉鬼正在腻腻歪歪,霍浮电话打了过来,一听简宁川说和王子烨两个人在喝酒,马上说:“唉,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头晕,看东西也有重影。”

  吓得简宁川立马酒醒了大半:“老婆你不要动!我马上回来了!”

  王子烨:“…你家霍浮浮也要生了嘛?”

  简宁川无暇理他,打了电话叫小光来接,踉踉跄跄地跑了。

  回家有什么事?什么事都没有!川川老公,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

  川川老公咚一声躺下,醉醺醺地骂道:“你这个绿茶!怎么越来越婊啦!踏马哒#¥%&#¥*&(…”

  越说声音越小,快睡着了。

  霍浮趴下贴着他嘴听都听不清,问道:“川川,你说什么?”

  简宁川魅一笑:“老婆来…我们开车。”

  霍浮:“好的呀。”

  转眼间,秋天要来了。

  简宁川减重五公斤,整个人小了一号,甘小洪满意极了,马上安排拍定妆照,正式发宣——

  电影水中花:“阳光聚散,我们不多说。简宁川 【图片】”

  定妆照是黑白画质,条纹海魂衫既破又旧,蓬蓬的头发,被风霜吹打过的粝皮肤和裂嘴,只有一双眼睛,仿佛从年月的那头看过来,明亮且温柔。

  《水中花》发宣的次,简宁川和李铮登上了飞去美国的航班。

  好莱坞媒体报道,著名华人影星简华即将接受肝脏移植手术。

  根据新闻里写的,称简华罹患慢肝病已久,一直没有寻到合适的肝源,近才终于配型成功。

  由于事发突然,简宁川匆匆订票就赶来了机场,路上才给霍浮打了通电话,霍浮马上就说要陪他一起去。

  但是简宁川知道娱乐公司万事俱备,霍浮这时候如果离开国内,对合伙人和所有员工来说都极其不负责任。

  简宁川道:“小霍,我自己去,你把我的公司打点好,出差错,你的年终奖就没了。”

  霍浮:“川川。”

  简宁川:“老婆,我可以的。”

  航班起飞。李铮默然无语,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简宁川:“爸爸?”

  李铮:“…”简宁川抓住他的手,他从手掌到手臂,全都是冰凉的,用力一握,他竟开始发抖。

  简宁川道:“没事的,没事的,肝脏移植手术的风险只有百分之几,一定会没事的。”

  李铮道:“他去上海找我,是去向我道歉的,他对我说对不起了。”

  简宁川:“…”也对他说了。

  李铮:“我明明觉得哪里不对了,还是赶他走了,他居然都没有发脾气,还笑着对我说再见。”

  简宁川想,爸爸被他赶走的时候,是笑着的吗?他已经忘了。他记得爸爸送了他一枚他小时候最想要的徽章。

  “川川,别哭。”李铮道“不会有事的。”

  简宁川道:“他对我说对不起了,还叫霍老师好好照顾我。他是去代遗言的吗?什么神经病?谁要听他代遗言了。等他死了我就把他的财产全都捐了。”

  李铮:“说什么…哎你别哭了。”

  简宁川嚎啕大哭起来:“他病了为什么不说?他不说,活该他病了没人救,他为什么不说?怎么会找不到肝源,我就是他的儿子,我可以捐给他啊!”李铮:“…

  天上飞了十几个小时,简宁川哭了十几个小时,空姐怕他出事,强行给他戴了个氧气面罩。

  在纽约一落地,来接李铮的朋友就和他叽叽咕咕说英文,简宁川英文就四级水平,对话和听力都很抓瞎,还哭得耳鸣,什么也没听懂,一脸茫然地看着。

  那朋友仔细看看他,恍然问了句,他是简的儿子?

  这句他听懂了,马上问道:“Yes!Is my father dead?”

  朋友:“…”李铮怒道:“又说!你爸好着呢,手术做完了,没事!”

  简宁川一时大喜亦大悲,真的要晕过去了。

  李铮去看简华,他知道简华,又不想见他爸爸了。李铮便托那位朋友帮他叫了车,送他去简华家里。

  路上他又有点后悔,其实该去看看他爸,英语实在不行,而且他也不知道医院的名字,只好作罢。

  简华的家还是曼哈顿街区,十几年前他来过的那栋房子,房屋重新修缮过,院子好像比印象里小了一点。

  他和简华长得太像了,家里的亚裔佣人一看便知道他是谁,热情地了他进去,还会用简单的中文和他问好,问他饿不饿要不要喝咖啡这种话。

  他被带着进房子里,有个高个子的青年从楼上下来,长了和他相似的面孔。

  佣人用英文对那年轻人介绍了两句,那人便兴高采烈地跑了过来,牵起简宁川的手,叫他:“哥哥!你还记得成成吗?”

  简宁川吃了一惊:“你是成成?”

  简毕成用力点头。他比简宁川个子高,足有一米八五甚至更多,长得也很帅,只是有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稚气,笑容也像几岁孩童一样。

  简宁川道:“小时候,你请我吃过糖。”

  简毕成愣了一下,马上又笑起来,十分开心地绕着简宁川转圈圈。

  国内已经知道简华动手术的事,甘小洪导演和制片人先后都来过电话表示慰问,《水中花》开机延后,而且刚好女主角的前一部戏也有些收尾工作还没做完,叫他不用担心。

  他的定妆照发宣后,反响极好,简华病情的新闻一出,国内很多人已经在替简宁川担忧会不会因此与这部戏失之臂,剧组延后一段时间开机,损失不大,而且还能收获舆论同情和一部分关注度。

  简家兄弟两人在简华的大房子里相依为命。

  简宁川陪弟弟做游戏、读故事书,弟弟陪他出门,还负责做他这个哥哥的翻译。

  简毕成的智力只有学龄儿童,但是他喜欢画画,简华请了专业老师教他画法画技。

  简宁川不太懂,感觉画得像模像样,简毕成羞答答地告诉他,有几幅画还参加过exhibition。

  简宁川高冷地点头,心想:??阿西吧,这个单词有点,是什么?忘啦!

  他有时候会觉得带成成像带儿子,一个大小简带着一个小小简,又酷又有型,父爱都泛滥起来了,甚至还萌生了领养小朋友的想法。不过这么大的事要和老婆商量,绝对不能自作主张。

  期间李铮回来过几次,他明显瘦了很多。

  但是简宁川觉得他很快乐。

  他问简宁川要不要去医院看看简华。

  简宁川知道简华没事,就没有去,给简华打过一次电话,父子两人平静地问好,问天气。

  有点像一对极其普通的父子。

  半个月后的一天傍晚。

  简宁川和成成从超市回来,怀里抱着一袋子面包,成成趁他双手都占着,从他口袋里摸糖吃,他也阻止不了,只能瞪眼睛拿出哥哥的威严:“不可以吃糖啦!要长蛀牙的!”

  弟弟说:“成成的牙齿很白很健康。”还低下头,咔咔咬合两下牙齿哥哥看。

  简宁川:“哇!你低头是什么意思?是在炫耀你比我高吗?”

  弟弟比划他的头顶:“哥哥你真的好矮哦,才到成成的鼻孔。”

  简宁川气急败坏道:“胡说!明明到鼻梁了!你怎么不把头抬得更高点,说我才到你下巴啊?!”

  弟弟便把头抬高,惊喜道:“真的!哥哥才到成成的下巴。”

  简宁川:“…你哥卒了。”

  两人快走到家时,弟弟说:“我家有个高个子男人!”

  简宁川以为他在夸他自己高,不道:“闭嘴吧你这个坏弟弟。”

  弟弟:“真的,哥哥你看。”

  简宁川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家门口,站着一个高个子男人。

  那人穿了黑色风衣,戴了金丝边的眼镜,站在曼哈顿的暮色里,向他挥了下手。

  他把面包丢给简毕成,大步跑了过去,几乎撞在那人的怀里。

  他们用力抱在一起,一时间思念双双冲破封印,两人竟都说不出话来。

  简毕成抱着面包过来,道:“成成也要抱抱。”

  简宁川心想,大结局了,他该说些什么?

  要检讨吗?一个娱乐圈文的男主角,竟然还没拿到影帝就要杀青,前无古人后可能也无来者,凭什么说自己了不起?

  一个星二代,到结局成就都不及爸爸的千分之一,哪怕是出演爸爸同款扑街超级英雄,他都还没有资格。

  可是有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说,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生活。

  那么简宁川无需扮演英雄,他从始至终都是自己的英雄。

  希望每一个你,也能做最了不起的你自己。

  简宁川:我杀青了,谢谢大家,有空一起喝酒哇,哈哈哈哈!话剧院-秦阵王子烨杨双双田娜拉不太甜啦韩噔噔与韩等等陈奇峰导演周放大哥赵达伦花蕾演员王民方浩瀚江白夜W吴洲苏青君云萍阿姨汪妙然任巡V爱微生物也爱扶他 小光4。0冲鸭 简宁川工作室

  老婆超可爱的年下弱攻:老婆来!我们开车!霍浮1988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了,哈哈哈哈!

  休息三两天再写王叔叔的番外

  没有完结感言,这三个月非常快落,谢谢大家么么哒。我的微博置顶有个奖,末班车你们还赶得及!酷爱去转发这个小简!
上一章   了不起的简宁川   下一章 ( 没有了 )
冲撞男孩张扬不是狗,是爱爱无禁忌想偷就偷听雨王二的幸福总用爱调教还债不信你不萎
精彩小说网会员徐徐图之精心整理无错纯文字版耽美小说《了不起的简宁川》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章大结局,供书友在线免费阅读与下载,如果您喜欢耽美小说了不起的简宁川,那么请将了不起的简宁川无弹窗全文阅读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吧。